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19 男人也爱听甜言蜜语

019 男人也爱听甜言蜜语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6863更新时间:2014-10-14 07:38:28

   “那好,下午我就安排人送你回去,你应该重新接受磨练。”霍昊阳沉冷地吐出一句话。

  不打不骂,却是把鲁顺英送离中国,这等于是切断鲁顺英对他的爱恋,对于鲁顺英来说,比杀了她还要难受。

  “少主!”鲁顺英抬眸,眼里有着错愕。

  她想不到少主是想把她送走。

  她承认,自己是有错,可没有错到要被送回门中再接受磨练的地步吧?少主分明就是害怕她会伤害妍妍。

  目前为止,她嫉妒,她羡慕,可她还不曾真正做出伤害过妍妍的事情吧?

  “少主,请给我一次机会,我保证以后再也不犯这种错误!”鲁顺英不想离开,她请求着,心里虽然如刀绞,她也知道,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她该死心了,她该放手了,少主,永远都不可能会爱上她的。

  爱上不爱自己的男人,那是自讨苦吃呀。

  自古多情就要比无情苦。

  自四岁起,到现在已经十九年了,她对少主的痴恋也长达了十九年,可是这十九年来,她又得到了些什么?除了痛苦,除了嫉妒,除了羡慕,她得到少主的一句温软的话了吗?自小,少主对她就是淡冷外加疏离的,她还看不出来吗?依旧如同飞蛾扑火一般扑进来,为了少主,她历尽万苦,才能站于他身后,这是她爱了那么多年,唯一的回报了,如今,少主却要扼杀她的回报了。

  鲁顺英心里的痛苦,并没有表现在脸上,可是内心承受着的煎熬却让她的脸色微微有几分的苍白。

  “刚才是谁说了,甘愿受罚的?”霍昊阳的脸色更冷。

  他必须借这个机会把鲁顺英送走,让时间来冲淡鲁顺英对自己的痴恋,也能让妍妍更安全一些。因爱生恨而报复的例子太多,他不希翼鲁顺英走上这一条路,也不希翼妍妍承受这些。

  其实这样的惩罚对鲁顺英来说是最好的,看不到他和妍妍的甜蜜,受不到刺激,鲁顺英就不会痛苦,会依旧是那个优秀的保镖。

  “不悔。”慕容妍看到鲁顺英有几分苍白的脸色,知道不悔这样的惩罚对鲁顺英来说是最重的,她心生不忍,不想再计较刚才鲁顺英对自己的那点“自作主张”了。她扭头,仰着脸看着不悔,温柔地叫着:“大家谈谈,好吗?”

  对慕容妍,不悔可以说是千依百顺,她要谈谈,不悔自然答应。

  慕容妍投给鲁顺英一记安抚的眼神,然后转身走进了旁边的一间休息室去。

  “妍妍,你想替她求情。”

  进了休息室,不悔马上自背后把慕容妍搂入了怀里,下巴抵压在她的肩膀上,低沉地问着。这小妮子的心思,他还是摸得准的。

  慕容妍没有扳开他搂着自己腰身的大手,而是放任自己把身子靠进了他的怀里,在他的怀里自背后仰起了脸,看着他,低叹着说:“不悔,顺英姐爱你,很爱很爱,她爱得并不比我少呀。”

  霍昊阳脸色微板,他低首,就在她的红唇上轻吻了一下,低沉地应着;“我知道。但是我不爱她,一点也不爱。妍妍,爱情都是自私的,我的爱只能给你,也只会给你,就算其他女人爱我爱到死,我也不会回给她们一分的。你别想把我推给鲁顺英哈,那样我会死的!”

  对爱情,他是完全遗传了父亲黑帝斯的专一而痴情。

  慕容妍在他的怀里转过身来,双手攀放在他结实的胸膛上,细柔地抚了一下他俊逸的脸,说着:“我没有说要把你推给顺英姐,正如你所说爱情都是自私的,谁都想拥有彼此的唯一,我也不例外。我只是觉得这样对顺英姐太残忍,说白了,她也没有犯多大的错。”

  “我知道。”

  霍昊阳低柔地说着。

  “妍妍,如果不这样做,顺英只会更加痛苦,大家的牵手,亲吻,甚至将来结婚,对她来说都是残忍的。以其每天看着她被大家的爱凌迟着而痛苦,不如让她远离大家,让时间来冲淡一切,抚平她受伤的心。”

  他的出发点也是为顺英好的。

  妍妍想替顺英求情,让顺英留下来,这是顺英真正的心思,顺英绝对不想离开。但妍妍想到的仅是表面,而没有深思。如果再让顺英留在他的身边,只会让顺英更加的痛苦。

  妍妍看似在帮着顺英,实际上是在害着顺英呀。

  慕容妍深思着。

  半响,她明白地点了点头。

  “妍妍,你呀,真要学学我大舅妈了,善良中要带着强硬,这样就没有人可以欺负你了。”霍昊阳把她的身躯往自己的怀里压了压,爱怜地说着。

  “顺英姐这样不算欺负我,站在女人的角度上看,我理解顺英的。再说了,刚才我……”慕容妍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说着:“我刚才也戏弄了一下顺英,算是整了她一下。不悔,我不会任人欺负的。”

  昊阳低笑着,没有再说什么。

  两个人相拥了片刻,慕容妍便推开了他,说着:“我得和顺英姐谈谈,我觉得该把这件事和她挑明,不想让她带着对你的怨离开这里。”

  霍昊阳脸上的温柔马上敛了起来,变上了不认同。

  “瞧你,变脸如同翻书,怎么说,大家认识顺英姐也有十几年了,你还怕她把我吃了吗?”慕容妍失笑地戳了一下他的胸膛。

  霍昊阳会紧张两个女人交谈,是因为鲁顺英拳脚功夫利害,慕容妍不会拳脚功夫,他担心鲁顺英会怒而动武,伤到了慕容妍。

  “放心吧,大家不会吵架,更不会打架的,别把大家想得太暴力了。”慕容妍失笑着向他保证,然后不客气地把他往休息室外面推出去。

  “妍妍。”

  霍昊阳还是有几分的不赞同。

  情敌之间能谈成什么样?

  “相信我!”

  霍昊阳停下脚步,深深地看她一眼,然后自己转身往外面走,鲁顺英还站在原地,神色依旧。

  “顺英姐。”

  慕容妍走到鲁顺英的身边,拉起了鲁顺英的手,笑着:“顺英姐和不悔一起回来,都一个多星期了,我还没有请顺英姐吃过一餐饭,喝过一杯咖啡呢,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不如我请顺英姐吃饭吧。”说完不等鲁顺英同意,就拉着她往外走。

  霍昊阳脸一沉,她不是说要谈谈的话,谈谈怎么变成了请顺英吃饭?那他呢?她不是来等他一起吃饭的吗?他想要的是两人世界哈,绝对不允许有第三个人在场当电灯泡。

  鲁顺英不动。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鲁顺英低冷地拿开了妍妍的手。

  抵触妍妍的情绪很明显。

  对情敌,有几个人能和颜悦色的。

  霍昊阳沉了沉眼,抿着唇,没有插话,却识趣地走出了自己的办公室,鲁顺英马上就想跟随着,他却丢回一句话:“我在外面等着你们两个。”

  鲁顺英迈出的脚步生生停了下来。

  扭身,看到慕容妍已经坐到了沙发上了,正淡笑地示意她也坐下。

  深吸一口气,鲁顺英也走到了慕容妍的对面坐下。

  这是她们第二次单独谈话了。

  第一次是在十五岁那一年,也是因为霍昊阳,那一次谈话之后,让她放心地把霍昊阳交给了慕容妍。这一次谈话,是否能改变她?

  慕容妍也不客气,更不委婉,单刀直入,把霍昊阳刚才对她说过的话,原原本本地告诉了鲁顺英。

  鲁顺英听完之后,脸色变得更加的苍白,她把双手死死地抵压在沙发上。

  “顺英姐,我不怕你恨我,怨我,我爱不悔,我是不会把不悔让给你的,更不可能和你共享不悔的爱,正如不悔所说,爱情都是自私的,我希翼我是不悔的唯一,不悔也希翼我是他的唯一。你对不悔的爱,我了解,可是你这样痴恋下去,害的,苦的,都是你自己。同为女人,我也不希翼你受到这种折磨及伤害。”

  慕容妍深深地说着。

  鲁顺英抬眸,定定地看着慕容妍。

  她一眨不眨地盯着慕容妍,好像不认识慕容妍了似的。

  慕容妍无畏地迎着她的盯视。

  两个女人相互盯视了对方数分钟后,鲁顺英敛回了自己的视线,长叹一口气:“爱上容易,放下难。”

  她何尝不想放下?

  “顺英姐。”慕容妍拉起了她的手,歉意地说着:“对不起。”

  鲁顺英苦笑一声,“何必对我说对不起?你和少主认识在先,少主爱的人也是你,你们彼此间相爱,我却……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

  回想起过去,她其实也该知足了。

  在过去的八年里,她还能常常见到少主,在前两年,她甚至整天跟着少主,形影不离,可是慕容妍却孤独地在中国,默默地等着少主。八年呀,慕容妍足足等了少主八年,女人最美好的时光,慕容妍都用来等待了。

  慕容妍付出的也不比她付出的少。

  她能怨吗?她能恨吗?

  要是真要怨,真要恨,就只能怨老天爷的捉弄,恨老天爷的安排了。

  “妍妍,我明白了少主的深意,少主对我虽然没有爱情,但还是有几分情谊在的。”鲁顺英再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苦涩地说着:“我接受少主的惩罚,我愿意离开,我挽救我自己。毕竟我还年轻,不是吗?大家都才二十三岁,我相信,我以后也能得到一个像少主对你这般好的男人的爱。”

  心虽苦,犹刺痛,但明白了霍昊阳的深意,平心静气地想通了,鲁顺英忽然觉得自己真的太过执著了,爱上不爱自己的男人,过于执著只会害死自己。

  或许,她真的要学会放手了。

  放下一份不属于自己的感情,或许便能得到一份属于自己的新感情。

  她一向自比男儿,既然自比男儿,她就要拿得起,放得下。

  “顺英姐。”慕容妍不知道自己此刻该说什么。

  她是同情鲁顺英的,也心疼鲁顺英爱了那么多年,可她也不能把不悔让出来,而且……想到不悔那气败交加的样子,就算她愿意退出,不悔也不会接受顺英的,反而会让他们三个人都痛苦终生。

  “妍妍,我没事,再苦,我也咽得下去。”鲁顺英扯出一抹淡笑,她长得美,笑起来的时候,有倾倒众生的资本。

  两个情敌,曾经也算是朋友,相谈没有争持,只有领悟,只有放下。

  鲁顺英毕竟是受过训练的人,虽然让她放下对霍昊阳的爱很痛,她还是挺住了。

  “顺英姐。”慕容妍坐近前,拥了一下鲁顺英,再一次歉意地说着:“对不起,如果不是我,不悔说不定就会……”

  “妍妍,缘份天注定,就算没有你,少主也不会爱上我的。别自责了。我没事,你真的不用再自责了。以后,你一定要好好地照顾着少主,少主吃了多少苦,你我都是清楚的。少主现在最渴望的便是平平淡淡又充满温馨的幸福,这种幸福除了在门主和夫人身上看得到之外,在其他黑姓族人身上是看不到的。”鲁顺英看开了,反倒安慰起慕容妍来。

  慕容妍点点头。

  她希翼鲁顺英将来也幸福。

  两个女人谈了将近一个小时,谈过之后,两个人开始交心,正式往朋友知己的路上走去。

  这是少见的。

  情敌能握手成友。

  等到两个人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外面只有霍昊阳一个人了。下班时间早就过了,秘书自然也下班了。

  看到两个人走出来,鲁顺英脸上的冰冷变淡了几分,霍昊阳没有说什么,上前拥住了慕容妍,淡冷地对鲁顺英说道:“你先回庄园吧,不用再跟随了,下午,安排其他人来便可。”

  “是,少主。”

  鲁顺英恭恭敬敬地应着。

  她深深地看了霍昊阳一眼,然后率先走进了电梯里。

  霍昊阳和慕容妍则是坐着总裁专用电梯往一楼而下。

  在狭小的电梯里,两个人也没有说话,只是紧紧地相拥着。

  霍昊阳甚至不过问两个女人交谈后的结果。

  帝皇大酒店。

  雅致安静的房间里,摒退了所有酒店侍者,只有两个人坐在餐桌前,桌子上摆放着霍昊阳为慕容妍点的菜,都是慕容妍爱吃的,也摆放着慕容妍为不悔点的菜。

  两个人都深知对方爱吃什么,两份菜谱,交叉点着菜。

  淡淡的,不着痕迹的幸福便在餐桌上散发而出。

  “妍妍,差点被你撞到的那个女人现在怎样了?通知了她的家人吗?她的家人会不会为难你?”霍昊阳替慕容妍盛了一碗汤,摆放到她的面前,关心地问着。

  他不问起,慕容妍差点就忘记了。

  她把收留雪儿的人就是宫亦,告诉了霍昊阳。

  闻言,霍昊阳眼里飞快地掠过了一抹质疑,觉得这巧合太诡异了。

  他的人查过了宫亦的资料,宫亦是个心狠手辣的人,也狡诈,这一次,是意外还是阴谋?

  不管是什么,他都不会让宫亦有机会伤害妍妍半根头发的。

  霍昊阳并不知道宫亦想做的并不是伤害慕容妍,而是想娶慕容妍为妻,与慕容家结成亲家,一来能达到伤害宫磊,二来,也能让宫氏财团变得更加的强大。

  宫家如果和慕容家结成了亲家,那么A市便是他的天下了。

  “宫亦还说磊哥是片面之词,意思是指磊哥欺骗大家。可我奶奶说了,宫亦真的把磊哥赶出了家门。”

  “两兄弟都是城府极深的人,妍妍,以后你一定要远离他们。”霍昊阳低沉地说着,对宫亦,他是防着伤害妍妍,对宫磊,他是防着抢走妍妍。

  想好好地谈场恋爱,追追妻,都有那么多的麻烦事。

  霍昊阳忍不住在心里腹诽着。

  老天爷是否真要对每一位情侣都进行考验?

  慕容妍笑笑,不答话。

  忽然,她又想起了霍昊天和那个女记者的事情,她狡黠地笑得更欢了。

  冷不防,她被带入了那具她熟悉的怀抱里。

  双唇随即就遭到蹂躏。

  深深地吻了一番,稍稍满足了一下,霍昊阳在她耳边低哑地问着:“你的笑容有问题,想到了什么?”

  还沉浸于刚才的唇舌纠缠之中,慕容妍媚眼如丝,看着他,有点不解地反问着:“什么?”

  看到她媚眼如丝,俏脸微红,自添几分迷人,霍昊阳没有再追问下去,而是把她推离自己的怀抱,端起了他刚刚替她盛的那碗汤,要喂她喝汤。

  慕容妍的脸瞬间红得像关公了,她不好意思地一把抢过那碗汤,红着脸说着:“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我自己来。你也快吃吧,都一点多了,会把你饿坏的。”说完,她像是害怕他会再度抢过汤来喂她似的,赶紧把那碗汤喝了。

  霍昊阳呵呵地低笑着,低语着:“虽然我仅比你大三个月,感觉上,我却大了你三年。”他想照顾她,呵护她。

  就像在基地时那样,都是他在照顾着她。

  他喜欢那种感觉。

  老天爷对他虽然严厉,让他五岁时就远离了亲人,被丢到世外桃源的基地上接受魔鬼式的训练,但老天爷待他也不薄,至少给了他可以照顾呵护妍妍的机会。

  两个人很快就吃饱喝足了。

  结了帐,走出了帝皇大酒店,霍昊阳载着慕容妍,回到了黑帝集团。

  慕容妍的车还停在黑帝集团。

  下了车,慕容妍就向自己的车走去,才走了几步,一股力量又把她扯了回来,那股力量让她重新跌回了霍昊阳的车内。

  霍昊阳动作太快,力道又大,让她被扯得有点晕头转向的。

  等到她回过神来,霍昊阳已经关上了车门,他的车是黑色的,车窗自然也是黑色的,外面的人想看清车内的情况有点费劲,再加上这辆车是霍昊阳的,企业里的人都知道了,没有人敢走近前观看,在车内,两个人算是能享受到安闲的两人世界。

  “妍妍。”

  霍昊阳把她抵压在椅背上,深深地叫着。

  “嗯。”

  慕容妍试着想推开他,说真的,他挺沉的,每次被他压住,她都觉得有一种泰山压顶的感觉。推不开,她便放弃了,任由他压着。

  “我爱你。”

  霍昊阳漆黑的眸子温柔地锁着她俏丽的脸,深情地说着。

  慕容妍脸色微红,轻轻地说着:“我知道。”他的爱很深沉,但也很张扬。只要两个人在一起,谁都看得出来,他对她的爱。

  “那你呢?”霍昊阳满脸期待地看着她,等着她也说一句“我爱你。”

  慕容妍忍不住失笑起来,彼此早已经交心,他却追问了她两次。

  “你是知道的。”

  “我想听你说出来。”霍昊阳的头俯了下来,用自己的脸磨蹭着她的脸,低柔地诱哄着:“妍妍,说出来,好吗?我想听你说爱我。”

  “你又不是女人,也爱听甜言蜜语吗?”

  慕容妍笑搂着他的脖子,享受着两个人脸碰脸的肌肤相亲,带来的亲昵感。

  “男人也爱听甜言蜜语。没有人规定男人不能听甜言蜜语的,只要是自己心爱的女人说出来的,就算甜得腻死人,他也会爱听的。”霍昊阳的磨蹭变成了轻吻。

  细碎,带着浓烈的爱,深深的情,像雨点一般,洒落在她的额上,脸上,唇上。

  慕容妍微眯着眼,一副很受用的样子。

  还没有听到自己想听的那一句话,霍昊阳忽然轻咬了她的唇一下,让她略略吃痛地睁开了微眯的大眼。

  “妍妍,我的好妍妍,说嘛,我想听,我爱听,我希翼你每天,每时,每刻都对我说那三个字。”

  “堂堂烈焰门的少主,肉麻得让人全身都要起鸡皮疙瘩了。”

  慕容妍取笑着他。

  “少主也是人。”

  霍昊阳嘀咕着,深深地捕捉住她的唇,他吻她,真的吻上了瘾。

  她在眼前,要是不吻一下,他就觉得心空空的。

  吻了一次,觉得不过瘾,再吻一次,还是不满足,再吻……直到她的红唇肿胀,向天下人诏示,她已经名花有主了,他才会暂停。

  慕容妍闭上双眸,仰高了下巴,红唇微张,他马上滑进了她的嘴里,席卷她的一切,感官上带来的愉悦,让慕容妍有几分的意乱情迷。

  “妍妍,我爱你,很爱很爱,爱到恨不得把你烙入我的身体里,和我合二为一,再也不分彼此。”一吻之后,霍昊阳再一次动情地在她的耳边低喃着。

  她不说甜言蜜语就不说吧,他说!

  “我也爱你。”

  在他低喃之后,慕容妍红着脸小声地说着。

  霍昊阳马上狂喜地托着她的脸,狂喜地低叫着:“妍妍,你能再说一次吗?”

  看着因她一句话而狂喜的他,慕容妍的心被深情填得饱饱的。他们早已经相爱,但因为分离了太久,让他们觉得太不真实了,总是害怕这一切都是梦。所以他逮着机会就对她说爱,好像怕这场梦会醒,失去了说爱的机会似的。

  这几天的相处,他说爱无数次,但她一次都没有当着他的面说过,让他担心,让他害怕。

  现在她的回应才会让他变得狂喜。

  感动地拉低他的头,再送上自己已经被他吻得有点肿胀的红唇,慕容妍认真地说着:“不悔,我爱你,你爱我多深,我便爱你多深。”

  然后主动吻上他的唇,在他的唇边嗔了一句:“傻瓜。”

  再一次展开了缠绵的深吻。

  好像天与地还不曾分开一般,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缠缠绵绵,绵绵缠缠,情丝如网,四散而下,把他们紧紧地包裹成为一体。

  不知道缠吻了多少次后,慕容妍才在霍昊阳的目送下,开车离开了黑帝集团。

  慕容妍的车开出黑帝集团后,便有一辆豪华的黑色商务车慢慢地跟着她。

  坐在豪华商务车里的人却是宫亦。

  宫亦手里还拿着一张纸,纸张上面的内容是霍昊阳的相关资料。

  资料过于简单,简单到让宫亦找不到半点蛛丝马迹。

  虽然他还没有和霍昊阳正式碰面,可霍昊阳给他的感觉是个利害的人物,但他的人查探的结果却是如此的简单,只知道霍昊阳是霍家的外孙少爷,其母霍东燕,其父黑帝斯,除了父母之后还有一个弟弟,家族事业似乎只有黑帝集团。

  宫亦总觉得不对。

  他又找不出不对的地方。

  他要实施他的夺妻计划,总要摸清对手的底细。

  宫亦是在慕容妍离开医院后,就暗中跟随着。他看到慕容妍和霍昊天的相处,看出两个人虽然亲密无间,但嗅不到半点情丝的味道。反倒是慕容妍和霍昊阳之间,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来他们深爱着对方。

  那么他真正的情敌,便是霍昊阳。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