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20 三个男人的宠爱

020 三个男人的宠爱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8020更新时间:2014-10-14 07:38:28

   锦华鞋厂

  宽大的总经理办公室里,宫磊靠坐在沙发上,神情淡冷,右手握着手机放在耳边,正在低低地和谁通着电话。

  在他的面前摆放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

  不久,他结束了通话,低叹了一口气,便把手机随手摆放在沙发上。

  抬手,揉了揉发酸发痛的鼻梁。

  片刻后,他从沙发上站起来,顺带地抄起了手机,大步地向办公室外面走去。

  十分钟后,他的车从厂里开出去了。

  医院里,倪雪儿独自躺在病床上,柔美的脸上隐隐挂着泪痕。

  输液已经结束,她现在只需要好好地躺在床上休息便可。

  在她的病房里,除了她和那台开着的电视之外,再无第二个人了。

  宫亦走了。

  匆匆而来,匆匆而走。

  她的心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觉得自己对于宫亦来说真的不再重要了。

  慕容妍前脚走,宫亦后脚也走,他甚至没有告诉她,他要去哪里,只在临走前用着错综复杂的眼神盯着她的小腹,用着深不可测的语气说着:“雪儿,你也学会了背叛我。”

  他的意思,她明白。

  他肯定是生气她为什么没有顺从他的要求去打掉孩子。

  摸摸平坦的小腹,这个孩子,差一点就要失去了。好不容易保住了,她不想再失去他,不管宫亦要还是不要,她都要把孩子生下来,她宁愿当个单亲妈妈,也不想扼杀一条生命。或许,她和宫亦的缘份到此为止了,她从宫亦的眼神里看出来了,宫亦盯上了慕容妍。

  如果宫亦成功了,慕容妍便是宫家的夫人,而她一个无权无势无身份背景的孤女,只能充当宫亦的生命过客。

  “咚咚”敲门声传来,拉回了雪儿的思绪。

  随即病房门被推开了。

  走进来一个她没有见过面但也不陌生的男人,宫磊。

  宫磊手里还拿着一束鲜花。

  看到宫磊进来,雪儿有几分的诧异,她小心地坐起来,靠在病床上,愣愣地看着宫磊把那束鲜花摆放到她的床头柜上,淡冷地说着:“你没事吧?”

  这么多年来,宫磊一直逃避着宫亦,不想和宫亦发生碰撞,但宫亦却不肯放过他,总是寻着机会就对他下手。到最后逼得宫磊不得不打探宫亦的事情,从而得知雪儿的存在。

  雪儿对宫亦来说,其实是相当重要的。

  雪儿出现在这里,表示宫亦也会在这里。

  “谢谢关心,我没事。”

  “他呢?”宫磊环视了病房一眼,淡冷地问着。

  “走了。”

  “走了?”

  宫磊挑了挑剑眉,雪儿住院,他那位心狠的大哥竟然也能坐视不管吗?

  “送我来医院的是慕容妍小姐,她走后,他便跟着走了。二少爷,我想……”雪儿忽然迟疑起来,美丽的脸上闪过了害怕。她想告诉宫磊,宫亦来T市的目的不纯,会伤害宫磊,也会扯上慕容妍。虽然第一次看到慕容妍的本人,她发觉自己喜欢慕容妍那种性格的女性,不想让慕容妍受到伤害。可她又深爱着宫亦,不愿意破坏了宫亦的计划,哪怕她知道那个计划当中,她自己极有可能就是一枚棋子。

  有时候,有些人的爱便是盲目的,只知道顺从自己爱的那个人,护着他,哪怕他做着坏事,她也会泯着良心护着他。

  雪儿对宫亦的爱便是这样的。

  她迟疑了很久,在宫磊的注视下,她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宫亦,她不仅爱着,护着,也怕着。

  “不要叫我二少爷,早在他把我赶出家门那一刻起,我便不是二少爷了。妍妍送你来的,怎么回事?”听到慕容妍的名字,宫磊锁了锁眉头,他暗中请来打探消息的人没有告诉他,送雪儿入院的人是慕容妍,只是说雪儿差点被车撞到,受了惊吓然后被人送进了医院。

  “是我不好,我精神恍惚,差点撞上了慕容小姐的车……”雪儿没有说下去,现在回想起那一幕,她都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如果她死了,便是一尸两命呀。

  “妍妍有没有事?”宫磊急切地问着。

  雪儿抬起漂亮的眼眸看着宫磊,她的眼里有着浓浓的忧伤,看到宫磊忽然间露出的急切,她苦笑地却是一语双关地说着:“二少爷,我觉得你最好就不要太在乎慕容小姐,否则,受伤的只有你。”宫磊越是在乎慕容妍,宫亦便越是借着慕容妍来伤害宫磊。

  宫磊定定地看了她一眼,神情恢复正常,淡冷地说着:“打扰你了。”然后转身就走。他来,是找宫亦的,只不过扑了个空。

  知道是慕容妍差点撞上雪儿的,他此刻只想马上前往千寻集团看看妍妍,他要确定妍妍是否受伤,他要确定妍妍一根据头发都没有掉。

  千寻集团。

  三十二楼。

  慕容妍总算恢复正常了,像往常一样忙着她的小助理工作了。

  她的工作很锁碎,什么都做,她也习惯了,从锁碎的工作中,她也学到了一些东西。

  花了半个小时才把一位同事需要的资料全都打印出来了,她整理好打印出来的资料拿出了办公室,交给那位同事了。

  在三十二楼,就是这般的好笑。

  打杂的慕容妍有着私人小办公室,其他人都是挤在梅花间大办公室里。

  还好,这些同事虽然喜欢使唤慕容妍,并不嫉妒慕容妍的待遇,同事之间的关系还算不错的,特别是年轻的女同事对慕容妍更好,因为对慕容妍好了,才能有机会更接近霍昊天。

  “妍妍,总裁让你去他的办公室。”

  慕容妍正想推开自己的办公室门进去时,三十二楼的秘书台前却传来了魔女传音。

  这位小秘书率性得很,虽然人比花娇,却一点也不矫情,她也有点懒,能坐绝对不站,能站绝对不走,霍昊天对她的办事能力颇为满意,也就放任她这般,大家能接受她便可。这不,此刻她刚接到总裁秘书打来的内线电话,看到了慕容妍,哪怕相隔很远,她也懒得走动,而是发挥她的高音,隔着那么远的距离就喊了起来。

  慕容妍失笑地转身,一边往秘书台走来,一边笑着自语;“芳菲姐呀,你的魔女传音之功越来越利害了,说不定哪一天你被调到了六十八楼当总裁秘书,你站在六十八楼大喊,能让一楼的人都听得见呢。真该让昊天哥约束一下你了。”

  自语还自语,慕容妍并不会真的让霍昊天约束芳菲小秘书。

  走进电梯里,慕容妍按下了六十八楼的数字,心里想着,昊天哥找她有什么事?

  很快地,慕容妍就上到了六十八楼。

  总裁秘书不再是以前的小杨了,秘书年纪太大不适合,经过了二十几年,小杨也老了,秘书一职,小杨自然不能胜任了。现在的总裁秘书是小叶。小叶看到慕容妍上来,马上带着慕容妍走进了总裁办公室,然后又识趣地退出了办公室。

  霍昊天没有坐在办公桌前,却是站在那个嵌在墙上二十多年的零食专柜前,不停地把零食专柜上面的零食往自己的怀里塞着。

  “昊天哥。”慕容妍有点好奇地走过去,好奇地问着;“你这是在做什么?”

  霍昊天扭头看她一眼,笑着:“来了。”

  “需要我帮忙吗?”慕容妍看到他怀里已经塞满了各种各样的零食,而他还在专柜上掏着,便好心地伸出手帮他拿过了好几袋包装得极为精致的小零食。

  她知道这些零食都是她的干妈爱吃的。

  就算干妈现在五十岁了,爱吃零食的习惯也没有改,所以干爹的办公室里一直都保留着这个零食专柜,可以说这是总裁办公室里最吸引人的地方,谁进了总裁办公室,都会瞄一下这个专柜,然后感叹着干爹对妻子的宠爱是多么的独特,又是多么的让人心醉。

  “拿到茶几上。”霍昊天吩咐着。

  慕容妍依言。

  霍昊天再扒了几袋零食之后,才回到沙发前,把怀里抱着的所有零食一股脑儿全都摆放到茶几上,然后在沙发上坐下,宠溺地笑着:“妍妍,吃吧,都是给你吃的。”

  慕容妍不用他说,已经拿了一袋栗子,拆开了包装吃了起来,听到他这样说,她停止了吃的动作,不敢置信地瞪着他,不敢置信地问着:“昊天哥,你别告诉我,你叫我来就是为了让我吃零食哈。”

  霍昊天笑着:“聪明。”

  “天哪,来道晴天响雷把我劈了吧。”慕容妍失笑至极。

  “你嘴巴像我老妈子一样馋,宫磊不是每天都会在你的手袋里准备一些小零食让你解闷吗?反正这些零食都要定时清理掉的,老妈不在,就让你消灭它们吧,别浪费了。”霍昊天话里对慕容妍的宠爱相当的明显,哪怕不夹着男女之情,也是让人心房暖暖的。

  “得了,把我当垃圾收购站。”

  “你也乐意呀。”

  慕容妍笑。

  “在这里吃,没有人知道,不过动作快点哈,时间太长了,人家又会往那事情上想了,我可不想被不悔砍成十八段哈。”霍昊天噙着笑看着她大吃特吃。

  “管他们怎么想,反正大家不是他们想象中那样就行。”

  霍昊天笑,不答话了。

  毕竟上班时间,慕容妍此刻的职位又是一个打杂助理,就算霍昊天宠着她,罩着她,她也不敢太放肆,数分钟后,便溜出了总裁办公室。

  宫磊回到千寻集团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了。

  距离下班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

  他是锦华鞋厂的总经理,出入千寻集团也自由,在集团里也有着自己的办公室。

  不过他没有回自己的办公室,而是直上了三十二楼,走进了慕容妍的办公室。

  往小肚子里塞进了不少零食的慕容妍,坐在电脑面前正敲打着什么,听到推门声响以及沉稳的脚步声,她头都没有抬,就问着:“说吧,要我做什么?”

  绷着脸,冷着眼的宫磊在看到她这一刻,神情便变得温和起来。

  他走上前,拉开了慕容妍办公桌前的黑色椅子,把自己的身子往椅子内一坐,双手环胸,淡笑地睨着她,不说话。

  察觉到不正常的慕容妍抬头,接收到他带着笑容的睨视后,马上叫了起来:“磊哥,你怎么来了,不声不响的,我还以为是其他人呢。”

  “怎么,我不能来看看你吗?”宫磊戏谑地笑着,带着笑意的眼眸不着痕迹地把慕容妍上下打量了一番,确定慕容妍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他才放下心来。

  “欢迎,热烈欢迎,欢迎,欢迎,热烈欢迎……”慕容妍停止敲打动手,拍起手掌来。

  “停!”宫磊失笑地举起双手做投降状,受不了这丫头,有时候精明,有时候迷糊,有时候又像个精灵。

  不管是哪一面的她,都把他的心勾走了。

  面对着她,他总是不自然地流露出对她的宠溺。

  “磊哥,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找小妹我有何贵干?”慕容妍站起来,探过半截身子,相当的不雅地爬了半截身子在办公桌上,把俏丽的脸凑近到宫磊的面前,眨着灵动的大眼,嘻嘻地笑着。

  宫磊忍不住敲了她一记爆栗,宠溺地笑着:“你这个动作呀,要是让娟姨看到了,又得痛心好几天了,娟姨可是把你当成淑女来培养的。”

  摸着被敲的头,慕容妍忍不住抱怨着:“你和昊天哥都喜欢敲我爆栗。”想想还是她的不悔对她好呀,只会想尽办法爱她,宠她,是不舍得敲她爆栗的。

  闻言,宫磊爱怜地伸手揉了揉她被敲的头部,爱怜地说着:“痛吗?以后磊哥再也不敲你爆栗了。我忙完了公事,看看时间还早,便回企业看看了。企业里也没有我什么事,所以上来看看你。”她没事,他也没有把自己来看她的真正原因说出来。

  “我以为磊哥有什么事要我帮忙呢。”慕容妍坐正了身子,不再爬在办公桌上,宫磊说得对,要是老妈子看到她这个动作,铁定又要心痛好几天了。

  宫磊故意调侃着:“你小小一个助理,能帮我什么忙?”

  慕容妍闪烁着大眼,说着:“当红娘,牵红线,搭鹊桥,不知道大哥想要我帮那一个忙?”

  “你这丫头……”宫磊伸出手来,作势又要敲她爆栗,她赶紧抱着头大叫着:“磊哥,你是男子汉大丈夫吗?”

  宫磊伸出的手停在半空,笑睨着她,说着:“怎么,你想证明一下吗?”

  “你是男子汉大丈夫,就要说话算话,一言九鼎,懂不,你说过再也不敲我爆栗的,你看你的手……”慕容妍指指宫磊停在半空的大手,那大手都做出了敲她爆栗的动作了。宫磊和霍昊天都是她的大哥,却都喜欢动不动就敲她的爆栗,要是再任由他们敲下去,她变傻了怎么办?

  开玩笑的啦,他们敲她的时候,力道把握得很好的,并不会真的伤到她。

  宫磊看看自己的手,再看看一脸狡黠的她,内心对她的感情差一点就要爆发出来,他极力压下了那股强烈的悸动,笑着缩回了手,说着:“好,磊哥一言九鼎。”

  “我就知道咱们的磊哥是男子汉大丈夫。”

  宫磊失笑地听着她的马屁话。

  “铃铃铃……”一阵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慕容妍的手机响了。

  霍昊阳打来的。

  慕容妍一看到来电显示是“不悔”,马上眉开眼笑,神情变得娇憨而温柔,按下接听键后就浅笑着叫了一声“不悔。”

  宫磊坐在她的对面,把她这些小儿女娇态尽收眼底,心里酸酸的。

  她这些小儿女娇态都是为了霍昊阳而展现的。

  她当着他的面,旁若无人地和霍昊阳通着电话,情意绵绵的,其实也不是情话,只是一些再正常不过的问与答,可听在他的耳里,他们就是在情话绵绵。

  “我下班先回家换套衣服,你等会儿记得来接我哦。”通话快要结束后,慕容妍把自己跌落的一小束头发塞回了耳朵后面,浅笑着叮嘱着霍昊阳,看来两个人要去约会。

  结束了和霍昊阳的通话后,看到宫磊正炯炯地看着自己,慕容妍又戏谑地说着:“磊哥,我变成妖精了吗?这般看着我。”

  你就是个小妖精,把磊哥的魂都勾走了。

  这一句话宫磊没有说出来。

  “哦,对了,磊哥,我今天看到了一个人。”慕容妍忽然想起了宫亦来。

  脑海里自动浮出宫亦那张阴沉的脸,宫亦和宫磊虽然有七分的相似,但宫磊给人的感觉要帅气一点,宫亦或许过于阴沉吧,给人的感觉很严肃,不算丑但也不如宫磊好看。她能记住宫亦,就是因为那股阴沉。

  宫磊眼神闪了闪,不说话,等着她的下文。

  “我看到了宫亦,你的亲哥哥。”慕容妍把上午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宫磊。

  说完之后发现宫磊的神色变得阴冷而深不可测,她连忙安抚着:“磊哥,别担心,这里不是A市,是T市,是千寻集团的天下,如果他敢再对你下毒手的话,昊天哥自然会替你出面的。敢动千寻集团的管理人员,就是向千寻集团挑战。我爹地也不会坐视不管的,你在大家家八年了,我爹妈都把你当成了儿子,有人要对他们的儿子下毒手,我爹地要是再坐视不管,那他就不是慕容俊了。”

  宫磊感激地看着她,依旧不说话。

  他想的不是宫亦会对他怎么样,他想到的是宫亦的出现,又和妍妍碰了面,宫亦的目的似乎带着一点儿的诡异,诡异是什么,他一时之间又捉摸不定,只是第六感告诉他,宫亦出现在T市绝对不是为了对付他这么的简单。

  妍妍是他的心头肉,他不准宫亦把妍妍扯进他们兄弟之间的恩怨情仇去。

  暗暗地握紧了拳头,咬紧了牙关,宫磊决定晚上再去医院看望一下雪儿,要从雪儿嘴里摸到宫亦在这里的住处,他要亲自去找他的大哥,有什么都冲着他来,绝对不能扯进妍妍!

  傍晚。

  忽然下了一场大雨。

  大雨来得很快,走得也很快。

  雨后的空气少了些许的浑浊,多了几分的清新,所有花草树木都好像换了新面貌似的,经过雨水洗礼的树叶更加的碧绿,让人不由得多看两眼。

  因为下了大雨,晚霞便消失了,天色虽然还早,多了几分的阴凉。

  慕容妍换了一套紫色的长裙,她有一百六十几公分,穿上高跟鞋显得相当的高佻,穿着长裙,把她苗条的身段勾勒得更加的完美。

  她刚走下一楼,保姆们都呆了呆,说她太美了。

  和她一起下班回家,还没有出门的宫磊看着美得让人移不开眼睛的她,眼里掠过了一抹痛楚。

  女儿悦为己者容,这套紫色的长裙原本是他今年送给她的生日礼物,花了他几万元,很适合她,可是送给她后,她一直都没有穿过,他诱哄了她无数次,说她穿上这条裙子一定会美艳四方的,可她就是不穿。

  此刻,她却主动穿上了。

  的确美艳四方呀,可她却不是为了他而穿,而是为了霍昊阳那个混蛋!

  宫磊就喜欢把霍昊阳当成混蛋,好像这样子能减少他的嫉妒似的。

  自己守护了八年的女人投入别人的怀抱,这种滋味如何,也只有宫磊自己知道。

  “啪啪!”

  数声鼓掌响了起来。

  霍昊阳穿着一套白色西装,宛如童话里走出来的白马王子一般俊美儒雅,但他又放肆地倚靠在门口,和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尊贵气息有点不协调,倒是有几分慵懒。

  掌声便是他发出来的。

  “不悔,你来了。”慕容妍笑着越过了宫磊,走到了霍昊阳的面前。

  那淡淡的香气,那俏丽的倩影,像风一般刮过宫磊的身边,香气淡淡地缭绕在他的鼻端,眼前倩影似乎还在飞舞着一般,可他眨眨眼,她已经站在另外一个男人的面前了,正一脸娇笑,那两上酒窝一定很深很可爱很迷人吧。

  可惜,他看不到。

  “妍妍,你好美!”霍昊阳毫不吝啬地赞着心爱的人儿。

  “油嘴滑舌,走吧。”慕容妍嘴里嗔着,心里还是乐开了花。谁都希翼在心爱的男人眼里,自己是最美的。

  霍昊阳扫了宫磊一眼,那眼神锐利而冰冷,带着削人的意味。

  宫磊也冷冷地回视他一眼。

  两个情敌见面,总有一种剑拔弩张的感觉。

  “妍妍,别玩太晚,十点前就回来,知道吗,免得被某些心思不正的人占了便宜。”宫磊像个父亲一般谆谆地叮嘱着慕容妍。

  “也不知道谁的心思不正,瞒得了别人,瞒不过自己的心。”霍昊阳冷冷地甩回了一句,宫磊脸色变了变,随即又恢复了正常。情敌的眼睛的确锐利得如同一把利剑,轻易就把他爱慕容妍的一颗心看得透彻了。

  “磊哥,不悔,你们能不能别这样?见了面都像个仇人似的。”慕容妍头痛地扯了扯不悔,又扭头恳求地看了宫磊一眼。

  都不知道两个人前世是不是仇人,见了面就唇枪舌战,刀光剑影的,激烈得很。宫磊外表摆出了冷漠,但他本性不是冷漠的人,他和霍昊天相处得就不错。霍昊阳也是一样,她就是想不明白她最重要的两个男人为什么总是针锋相对。

  “妍妍,想去哪里?”霍昊阳换了脸色,温柔地执拉起慕容妍的小手,宠溺地问着。

  两个人走出了主屋。

  还在厅里的宫磊忍不住冷哼着:“什么人嘛,不就是一条变色龙!”变脸比翻书还要快上十倍!

  “不悔。”

  在院落里,慕容妍停下了脚步,有点闷闷地看着霍昊阳,闷闷地说着:“在我心里,磊哥就是我的亲大哥,你对磊哥的态度,能不能,嗯,稍微和缓一下?”

  她真的不想看到两个人见了面就针锋相对,像仇人一样。

  她夹在中间,心向着霍昊阳也不行,向着宫磊也不行,难受。

  霍昊阳也停下了脚步,低首,看着她,唇紧紧地抿了起来。

  俊美的脸上像大理石,一条线都看不到,眼神深沉难测,抿得死紧的唇就像蚌一般。冷冽的气息从他梳得一丝不苟的发丝向下漫延开来,瞬间就把他全身都笼罩起来。

  在她的面前,他极少会有冷冽的气息。

  他在生气!

  慕容妍察觉到了。

  霍昊阳真的在生气,她让他对最强劲的情敌和颜悦色?她怎么不让宫磊对他和颜悦色?他没有用最狠的一面面对宫磊,已经是看在她的份上了。

  慕容妍伸出了自己那双柔软的双手,替他整理了一下衣领,又整理了一下领带,最后双手停在他的心脏位置上,柔声说道:“不悔,这里,不要乱吃飞醋哦。不管磊哥对我如何,你只要记住,我的心里只有你便可。”

  霍昊阳依旧抿唇不语,眼神倒是柔了几分,原来她不笨呀。

  “磊哥是我的大哥,一辈子的亲人,你是我爱的男人,一辈子的爱人,无论是亲人还是爱人,对我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慕容妍意味深长地再一次强调了自己对宫磊的感情,仅为兄妹之情,绝对不会有儿女之情,霍昊阳大可以放心的,不用乱吃飞醋。

  腰身传来力道,霍昊阳的大手圈住了她的腰身,把她压入自己的怀里。

  低柔的声音噙着无尽的溺宠:“好,妍妍,我答应你,以后也不会对你的磊哥那样了。我保证会把他当成你的亲大哥一样看待,绝对不会和他针锋相对了,就算他为难我,我也忍住。”不为难情敌,只为了让她安心。

  他不想她难过!

  慕容妍感动地搂紧他的熊腰,他的为人,她是非常清楚的。为了她,他能答应下来,可见他对她的宠爱有多深了。

  有这样的一个男人深爱着她,她还有什么可求的?

  站在屋门前的宫磊把两个人的对话一字不漏地听进了耳里去。

  看着相拥的两个人,他慢慢地转身回到了屋里。

  他一直不明白慕容妍为什么会爱上霍昊阳,曾经两个人是冤家,后来又有十几年不曾见过面,仅靠手机联络着,可是慕容妍的一颗心愣是停在霍昊阳的身上,任谁怎么移,都无法把她的心从霍昊阳身上移走。此刻,他忽然明白慕容妍为什么会爱上霍昊阳,甘愿等霍昊阳八年了。是因为霍昊阳有着一般男人没有的胸怀,因为霍昊阳爱慕容妍,所以他能用爱来包容着慕容妍的一切,包括慕容妍请求他对情敌态度好一点。

  换成是他,或者其他男人,相信很难做得到的。

  面对情敌,哪一个人不是相见就万分眼红的?

  他自认他对慕容妍的爱很深,宠着慕容妍,只差没有摘星星月亮了,他也觉得霍昊天对慕容妍也是疼爱入骨入髓的,可是现在他觉得他和霍昊天的宠爱在霍昊阳面前,就显得很苍白,很无力。

  霍昊阳是一个说得出就做得到的人。

  他答应了慕容妍之后,在以后的日子里果真像慕容妍一般,把宫磊当成了大哥看待,不管宫磊对他说什么,做什么,他都能一一容忍下来,让宫磊深感自己是怎么都无法取代霍昊阳在慕容妍心里的位置的。

  霍昊阳对慕容妍的宠溺就像他对她的爱那般,是深沉的,但也是张扬的。

  “走吧,我先带你去吃饭。”霍昊阳拥着慕容妍向别墅外面走去。

  他今天晚上准备了很多浪漫的节目给她,他要弥补分离那十几年的岁月,捉住无数短暂的空隙时间来陪着她,增进彼此的感情,还要无数倍的补给她浪漫温馨的恋爱过程。

  大舅父和大舅妈是先婚后爱,他的父母恋爱过程也是很短,也算得上是先婚后爱,他不想再走父辈们的老路了,他要和妍妍轰轰烈烈地爱着,轰轰烈烈地结婚,轰轰烈烈地过着属于他们的幸福生活。

  只要这个天底下还有他霍昊阳,那么在慕容妍头顶上的那片蓝天便永远是蔚蓝色的,永远是晴天!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