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21 留宿无名庄园

021 留宿无名庄园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6858更新时间:2014-10-14 07:38:28

   “不悔,我不想去酒店吃饭。”走出了别墅钻进霍昊阳的车内后,慕容妍忽然说着。

  霍昊阳灼灼地看着她,听到她这句话,他低低地笑了笑,说着:“好,大家不去酒店里吃。”说完,他略略地倾过身来,替她把安全带系好,慕容妍原本正在系安全带的,看到他这般体贴,她便停止了动作,任由他体贴她。

  如果不是十五岁那一年,他把她掳到他的身边去陪他渡过了一个暑假,她都不相信他能体贴到这般的细微。

  “这裙子穿在你身上,它才像衣服。”替她系好了安全带后,霍昊阳保持着半倾身的动作,深邃的眸子温情灼灼,爬在她的脸上舍不得离开。

  “真的好看吗?”慕容妍浅浅地红着脸,小心地问着。

  磊哥哄她N遍,让她穿这条裙子,她都不肯穿,今天晚上打开衣柜,她毫不犹豫地就拿出了这条裙子。事实上,她也很喜欢这条裙子的。就是不明白为什么磊哥让她穿的时候,她总是兴趣缺缺,不想穿,现在要和不悔约会了,她就想都不想就拿了这条裙子。

  脑里忽然掠过了那句话“女儿悦为己者容”,女人打扮,只为了让自己喜欢的男人看。

  “你皮肤白嫩,吹弹可破的,这紫色把你的肤色衬托得更加的白嫩诱人,裙身紧,把你纤细的腰肢勾勒出来,裙摆虽然有点儿长,由于你苗条,反倒显得你更高佻了,所以,这衣服就是为你量身而做的。”霍昊阳低沉地说着。

  慕容妍笑笑,不答话。

  冷不防,霍昊阳的俊脸在她的眼前放大了好几倍,她挑眉,眼里带着质问。

  霍昊阳指指自己的脸颊,暧昧地朝她挤眉弄眼,说着:“妍妍,见了面,你还没有给我见面礼呢。”

  见面礼?

  慕容妍的脸红得更利害了,这家伙,想占便宜直说不就行了,还要说得那般的委婉。

  “我爱死你脸红的样子。”霍昊阳扳住她的脸,自己把脸贴上她的脸,摩挲了一会儿,便改由轻吻。细碎的吻带着万分的爱意,像雨点一般,落在她俏丽的脸上。

  “不悔……”慕容妍的声音变得软软的,他的碰触总会让她全身发软,脸红如关公。

  霍昊阳没有再说她多说一句话,覆上了她的红唇。

  两个人激情拥吻了一回合之后,霍昊阳才松开她,坐正了身子,看到她的头发因为刚刚的激吻而有几分的凌乱,露出了别样的美,他的眸子暗了暗,不过最终是替她整理好头发,并没有再缠吻。

  他的自制力虽然很好,不过每次和她缠吻的时候,他都是在折磨自己。

  车子总算开离了慕容家。

  天色早已经暗沉下来,街道上灯红酒绿的。

  白天,热得如同火炉一般,大家都不敢在白天出门,除非是万不得已,否则大家都是呆在家里。傍晚下了一场大雨后,哪怕没有雨后见彩虹,气温已经被那场大雨冲淡了几度。此刻的气温最是宜人,所以街道上到处是行人,要是站在高架桥往下看,人头缵缵。

  黑色的天底下并没有因为下过雨而一片乌黑,竟然是满天的星星,月牙儿弯弯地挂在高空上,微弱的月光从高空中洒落,被各色灯光吞噬了。

  无名庄园里很安静。

  鲁顺英在下午的时候已经离开了无名庄园,在霍昊阳的吩咐下回到门中,重新接受磨练。保护霍昊阳的保镖有十人,鲁顺英是头儿,现在鲁顺英走了,只余下九个人。那九个人都不知道鲁顺英为什么要离开,鲁顺英什么也不说,只是叮嘱手下的人一定要好好保护霍昊阳。

  现在的烈焰门已经不是二十几年前的烈焰门了,身为现任的少主,霍昊阳比起其父黑帝斯要舒服太多了,至少他不用像黑帝斯那般,时刻都会遭到他人暗害。

  十八年前,黑帝斯那一次大清理,就把那些有野心的家人都处理得干干净净了,余下的那些人,惊惧于黑帝斯的血腥手段,再也不敢有什么的动作,认命地只当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当普通人总好过丢掉性命的。

  除了鲁顺英安排的两名贴身保镖在霍昊阳的车开进庄园时迎过来之外,其他几位都没有现身。

  “少主,你回来了。”

  在车停稳之后,两名保镖一左一右地替霍昊阳以及慕容妍打开了车门。

  霍昊阳淡冷地嗯了一声,绕过了车身,拉住了慕容妍,温和地说着:“进去吧,晚饭后,大家再出来散步。”庄园很大,现在的风景也独美,饭后散步,不仅有益身心,也能让他们欣赏庄园的夜景,一举两得。

  “你吩咐人做好了晚饭?”

  任由他拉着自己往里走,慕容妍还在打量着无名庄园,她不是第一次来庄园,可是每次来都是来去匆匆的,她压根儿就没有打量过这座庞大的庄园,唯一的记忆就是主屋大厅很宽敞,很豪华,和霍家的主屋大厅有得一拼。

  “没有,我亲自下厨为你准备。”

  霍昊阳低沉地说着,话里载着他对她深深的宠爱。

  他已经很久没有为她亲自下厨了。

  他非常怀念十五岁的那年夏天,有她相陪,他照顾着她,虽然时刻充满着危险,却过得很幸福,很满足。

  “要我帮忙吗?”慕容妍也不阻止他亲自为她下厨,他的厨艺,她还是满意的。

  “不用,你自由活动就行了。”霍昊阳体贴地说着,他知道她想参观这栋主屋。

  除早,她都会成为这栋庄园的女主人,她要参观,随便她,要是她不满意,只要她说出来,他马上就让人改掉她不满意的地方。

  他想着,如果他们结了婚,他是像父亲那般带着母亲远渡重洋,离开生养母亲的地方,还是留在中国,就和她住在这座无名庄园里,过着轻松惬意的生活?他选择后者。

  慕容妍没有再说什么。

  进了屋里,霍昊阳就脱掉了西装外套,像个家庭妇男一样,走进了厨房里,系上围裙,开始替他和她准备着晚餐。

  那些保镖没有命令一般是不能自由出入主屋的,要是能自由出入,看到他们尊重的少主大人竟然下厨为女人做饭,肯定会大呼不妥的。

  烈焰门的人,除了黑帝斯父子之外,大都是大男人主义的,觉得男人不该下厨,因为他们觉得身为男人的,白天在外面奔波,扛起了一头家的重担,晚上回到家里了,自然是要享受一下被妻子侍候的滋味。

  慕容妍先是跟着他走进厨房里,看到他熟练地洗米做饭,熟练地准备着各格材料,她的心再度变得暖洋洋起来,觉得自己和他能从小时候的冤家变成现在的恋人,很幸运。

  儿时,他老是欺负她,她经常被他欺负得大哭,找大人们投诉他,害得他总是被大人们责骂,现在的他,绝对不会再欺负她,反倒是巴不得把他所有的爱及宠,全都掏出来给她。

  人,有时候就是这般的不可思议,随着时间的转移,情,变化最大。

  默默地转身,慕容妍离开了厨房,开始独自地参观着这间豪华的主屋。

  她只知道烈焰门是个神秘的组织,却不知道烈焰门的财富更加的神秘,仅是这一座庄园,就可以看出烈焰门的财富非同一般。霍家是本市第一名门,也是首富,他们霍家的大别墅虽然占地平方很大,可是和无名庄园相比较,就不及无名庄园那么的宽广。

  十几年前,大家还没有注意到无名庄园,那是因为无名庄园在那个时候是新建的,没有美景可言,放眼望去,除了建筑物,感觉是光秃秃的。现在的无名庄园,到处葱葱郁郁的,自然美景让人流连忘返呀。

  参观完一楼后,慕容妍便往二楼而上。

  相对于一楼的大厅,二楼的大厅稍微窄了些许。不过布置得更加豪华,又不失高雅。

  出身于豪门的慕容妍对这些摆设不是很在意,半点惊艳的眼神都不愿意露出来。

  当她推开曾经是黑帝斯书房的房门时,看到干净,清爽,摆设整然有序的书房时,她忍不住迈开了脚步,走进了书房里。

  记忆中,黑帝斯叔叔给她的感觉如同烈焰门一般神秘,她见过他数次,可是每一次见面,她都觉得他是团谜,摸也不摸不清,和她的干爹是同一类人。

  书房里的摆设和她父亲的书房差不多,这是黑帝斯书房给慕容妍第一个感觉。

  她走到书桌前坐下,先是像发呆一般地坐了几分钟,然后才小心地翻看着摆放在桌面上的书籍,那些一看就知道是文件或者信件的东西,她是碰都不碰。

  忽然,她看到了在书籍的下方压着很多画,她好奇地拿开了那些书,把那些画拿起来。因为画太多,被黑帝斯或者是谁细心地订成了一本画集。mg娱乐场www4355com便是霍东燕姑姑的画像,那画像画得栩栩如生,看着她的画像,就像是真人坐在面前似的。

  画像的右下角还有著画者之名。

  黑帝斯。

  慕容妍毫无意外地看到了那三个字。

  名字下面还有一小行字,是画画的时间。

  一看时间,竟然是一年前。

  估计是黑帝斯带着霍东燕及其小儿子回中国探亲时,他在这里画的吧。

  经过了十几年,没想到黑帝斯的画技总算是进步了。

  翻开画集,前面十几幅全都是霍东燕的画像。慕容妍从那一笔一画中可以看出黑帝斯对霍东燕深深的爱恋,哪怕她现在也觉得自己很幸福,还是忍不住心生羡慕。

  从第十五幅画起,她赫然发现画像人物变了,变成了她的。

  更让她吃惊的是,有关于她的画像是从她四五岁时候开始的,一直画到她现在二十三岁,她的模样不怎么变,变的都是身高。

  是谁画的?

  是霍昊阳吗?

  他的丹青造诣竟然那般的深。

  她被画于纸上,惟妙惟肖,一举一动,都像真实一般。

  心,忽然间被填得满满的。

  “妍妍。”

  不知道什么时候,霍昊阳温沉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抬眸,她才发现霍昊阳走进了书房里,他身上的围裙已经不见了,估计是做好了饭菜,上来找她吃饭的吧。

  她陷入这深深的,密密麻麻的情网之中有多长时间了?

  他都做好了饭菜了。

  扭头看看窗外,月光比起天色刚黑那会儿要明亮多了,至少不会再被灯光吞噬。

  “这些……”慕容妍忽然有点无措起来,好像自己正在偷东西,被人当场捉到一般。

  霍昊阳从她的手里接拿过了那本画集,看了看,便浅笑着:“我妈的画像,自然是我父亲画的,在找到我和我妈之前,父亲的画技不是一个差字可以形容的,当年只有他知道我妈的容颜,他让人寻找我妈的时候,就是画了画像让下面的人去找,可他的画技实在太差了,画的画像和我妈都不像,所以他的人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我妈。十八年前,他们两个人结了婚,我父亲有空就练就画技,皇天不负有心人,十几年的岁月,总算让他能把我妈画得栩栩如生了。”

  因为有情,因为有爱,所以他的父亲能坚持练习十八年,最终功成,能把心爱的女人画于纸上,如同真人一般。

  而他呢,天资聪颖,学什么都很快。在他五岁时被门中那些长老们合力地丢到了基地上,因为他心里有着慕容妍,所以也自学画画,画功比起黑帝斯要好太多了。

  他画的慕容妍,从慕容妍四岁的模样开始,画到了现在的二十三岁。

  在分离的那十几年里,他都是靠着想像来画的,还好,他的想像很靠谱,画出来的慕容妍都特别的像。

  “你的画像,我画的。”

  这一句话很低沉,好像听不出什么情绪,其实饱含着深情。

  “我喜欢。”

  慕容妍从他的手里拿回了那本画集,轻启红唇说着。

  深深地看她一眼,他把她拉出了书桌内,再一次从她手里拿过了画集,摆放回书桌上,用书本压在最底层,温和地说着:“就让它摆放在这里,你想看,随时都可以。以后,大家的孩子也可以翻看一下,体会一下大家当父母的是如何深爱着彼此。”

  “不要脸,大家哪来的孩子?”慕容妍羞红了脸。

  一把抄过她,拥着她就向书房外面走去,霍昊阳霸道地低说着:“你嫁给我,大家就可以生一大堆的孩子了。”

  羞赧地在他的腰身上拧了了下,慕容妍故意说着:“谁要嫁给你了,我才二十三岁,我可不想这么早结婚。”

  她话音一落,她的身子就被霍昊阳抵压在门身上了,他的刚硬之躯紧紧地贴着她的柔软身体,男性的气息扑鼻而来,让她的脸色更红,心狂跳,好像心脏马上就要从她的嘴里窜出来了似的。

  “你不嫁给我,你嫁给谁?除了我,谁敢娶你,试试!”他保证把那些她想嫁的男人碎尸万段。

  他认定了她,她这一辈子都是他的,如果有下辈子,他也要预订她。

  “霸道鬼,你们霍家的男人,总有这股霸道气息。”慕容妍失笑着。

  她不过是开开玩笑,他马上就露出了霸气。

  “我的霸道只为了你而现,我的温柔也只为你而露。妍妍,答应我,除了我,你不准嫁其他男人!”

  明知道这是她的一句玩笑,可他就是害怕。

  这个世界上比他优秀的男人肯定有的,他还真的担心她会选择了其他人。

  他不能没有她!

  他不能失去她!

  “我饿了。”

  慕容妍眨着明亮的大眼,定定地看着有点气急败坏的他。

  霍昊阳俊脸微抽,这丫头……在这种情况下,她竟然俏皮地吐出一句“我饿了”的话来。

  敛回霸气,他酷酷地道:“大家马上下楼吃饭。”吃完饭再慢慢地和她算帐。

  两个人重新回到了一楼,走进了大厅旁边的精致小餐厅里,开始他们的晚餐。

  酒足饭饱之后,霍昊阳把慕容妍拉上了顶楼。

  上到了顶楼,慕容妍忽然惊讶地低叫起来:“天哪,是谁摆那么多的脸盆在这里的?展览吗?”

  身侧传来酷酷带着闷闷的声音:“是我让人摆放在这里的。”

  他?

  慕容妍错愕地扭头看着他,不明白他的用意。

  “你细看一下。”

  霍昊阳依旧是酷酷的,他心里还装着慕容妍刚才那句玩笑的话语。

  看看他紧绷着的俊脸,慕容妍知道他在气什么,心里乐开了花,偶尔戏弄一下他,感觉挺过瘾的。不过,绝对不能让他知道她在戏弄他,否则她的唇就要倒霉了。

  想到他对自己的迷恋,吻她上瘾,慕容妍的心里又被填得满满的。

  慕容妍细细地看着那些不锈钢脸盆,盆里都装着满满的一盆清水,水里可以倒映到高空中的星星月亮,乍一看去,就好像是装着月亮和星星。盆子大小一样,摆放得整整齐齐的,随便看去,都能看到被装入盆中的月亮。

  此刻的月亮不再是月牙儿了,而变得圆满起来。

  盆中的月亮倒映,是那般的明净,那般的动人,圆圆的,皎洁的,温柔的。

  走远一点看去,赫然发现脸盆的摆放也是有规格的,所有脸盆是按着“愿为你摘星星月亮”几个字眼摆放着的。

  看上去很俗,感受起来,却很浪漫,很感人。

  还好,顶楼够宽敞,能摆下这么多的小脸盆。

  “懂了吗?”

  霍昊阳自她的身后把她圈入了怀里,低哑地问着。

  灼热的气息带着煸情的味道,轻轻地吹在她的耳垂边上,带给她一种痒痒麻麻的感觉。腰上的大手就像蛇一般,紧紧地缠着,她都能感受到他大手的粗壮,有力。

  在他的怀里自后仰起了脸,她雪白的脖子便完全暴露在他的眼皮底下。

  “不懂。”

  慕容妍灼灼地应着。

  霍昊阳也不怒,也不急,只是轻轻地低首亲吻着她的脸颊,哑声地说着:“我爱你,就算你要天上的星星和月亮,我都会替你摘下来。”

  “我还是不懂。”

  慕容妍依旧灼灼地看着他。

  霍昊阳笑,把她的身子转过来,挑起她的下巴,深情而认真地说着:“没关系,我就用一辈子的时间来让你弄懂它。”

  慕容妍笑,主动地搂住他,说着:“好!”

  他的柔情爱意,她哪有不懂之理?

  她要的,不过是这一句深情的话。

  “妍妍。”

  “嗯。”

  “除了我,不要嫁给别人,好吗?”

  “傻瓜,除了你,还有谁比你更爱我?”她刚才只不过是戏弄他的话,他还真的放在心上了。安全感,她有,他却没有。

  看来,她得决定一些事情了。

  虽然有点早,不过等了他那么多年,那件事情其实也不算早了,应该算得上是水到渠成,应该算是她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我还是担心。”

  霍昊阳低哑的嗓音有着狡黠,深眸里闪烁着柔情。

  “等我爸妈二度蜜月回来,你登门求亲,就可以放心了。”

  霍昊阳狂喜,这么说,她是愿意嫁给他了。

  “不过仅订亲,我还年轻,不想太快结婚。”

  狂喜减少三分,依旧有七分,深情的话带着永不悔恨:“我愿意等。”她等了他八年,他也愿意等她八年,或者等一生一世都可以。

  “不悔。”

  “嗯。”

  “我感动。”

  “那就亲我一下。”

  吧唧一声响,某女主动地亲了某男。

  有声变无声了。

  半响。

  霍昊阳松开了她,拉着她走到他事先吩咐人准备好的桌子前坐下,桌子上准备了一些时令水果,以及一些饮料,还有两瓶红酒。

  星光月夜,坐在露天的顶楼上,与心爱的人儿同坐天底之下,吃着水果,喝着饮料,品着红酒。

  月光渐渐丰满起来,如瀑布一般从高空中倾泄而下,柔情如水。

  星星看似细小,却异常的耀眼,如同芝麻一般嵌在黑色的天底上,星星点点,点点星星,别样的风情,别样的爱,别想的浪漫。

  凉风细吹,在入夜的时刻,格外的清凉,沁人心脾。

  “好美的月色,好美的星空。”

  仰望着星空的慕容妍由衷地赞叹着。

  再看看那摆成字眼的不锈钢脸盆,脸盆里同样盛着星空明月,一盆一盆的,一眼望去,分外的让人心动。

  这种心思也只有霍昊阳才能想得出来了。

  霍昊阳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两个人就这样坐在露天的顶楼上,看看星星,看看月亮,喝喝酒,调**,谈谈爱,任由时间从他们的指尖里滑走。

  时间无情,带走的是岁月。

  人间有情,留下的是感人心魂的刻骨之爱。

  很快地,夜色深至凌晨了。

  霍昊阳放下了酒杯,那两瓶红酒已经被两个人喝了个精光。

  慕容妍虽然不像蓝若希那般粘酒即醉,就算是喝红酒,喝多了,蓝若希也会醉倒。不过独自喝光了一瓶红酒的慕容妍,脸色酡红,虽然神智还清,却有着轻晕。

  她酒量也不好。

  “妍妍,很晚了,我送你回家。”霍昊阳站起来,上前两步,把她自椅子上扶拉起来,温柔地说着。

  “你这里有客房吧,我就在这里住一晚吧,太晚了,我会担心你的。”慕容妍轻轻地说着,他送她回家,他可以安心,但他送她回家后往返无名庄园,她却不能安心,会担心。

  为了免去彼此的担心,她觉得留宿无名庄园最好了。

  霍昊阳的眼神闪了闪,声音变得醇厚起来:“妍妍,你决定真的要留宿吗?”

  两个人同住一屋檐下,他对她的爱那般的深,他很难保证在夜半的时候,不会爬上她的床,把她吃个精光。

  “嗯。”慕容妍揉了揉有点痛的前额,心里嘀咕着:她的酒量竟然和干妈不相上下。

  一瓶红酒就让她昏昏欲睡了。

  其实是夜色太深了,她人累了,粘了点儿酒,才会显得昏昏欲睡的。

  “会有危险的哦。”

  霍昊阳的声音更醇厚动听了。

  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慕容妍咕哝着:“是不是有灰太狼呀?”

  霍昊阳低笑着,拦腰就把她抱了起来,这个样子的她,如果让她自己下楼的话,只怕她会直接坐在楼梯上入睡呢。“有。”

  他就是灰太狼!

  “我不怕,我要当红太狼,给我拿平底锅来……”

  慕容妍这句咕哝都没有说完。

  霍昊阳失笑起来。

  他当灰太狼,她便是红太狼。

  抱着昏昏欲睡,一点也没有意识到她留宿会发生什么事情的她,大步地走下楼去。

  夜长而美,情浓如酒,美女在怀,焉能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