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22 第一次

022 第一次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7800更新时间:2014-10-14 07:38:29

   霍昊阳抱着慕容妍下到了二楼,转进了一间客房里,把慕容妍放躺在柔软的床上。

  在背部贴着柔软的床时,慕容妍有了些许的反应,她微睁着眼睛,看到霍昊阳那张俊脸的时候,咕哝着什么,霍昊阳听不清楚。

  “妍妍,你说什么?”

  霍昊阳低首,把耳朵凑近她的嘴边,想听清楚她的咕哝。

  慕容妍继续咕哝着。

  霍昊阳费了很大的劲儿才听清楚她咕哝什么,她说她还没有洗澡的。

  一下班,她就回了家,然后就换了衣服,并没有时间洗澡,现在累了,想睡觉了,才想着好好地洗一个澡。

  听清楚了她的咕哝,霍昊阳为难地看着又放心地闭上了双眼,再一次梦周公去的慕容妍,她现在这副精神,如何洗澡?

  难不成让他帮她洗澡?

  他倒是不介意,只不过……

  坐在床沿上,霍昊阳想了一会儿后,最终是扭身进了浴室里,先把浴缸清洗一遍,然后再放水。放好了水,他转身而出,回到床前。

  慕容妍此刻是完全睡着了。

  霍昊阳在床沿上坐了下来,温柔地注视着熟睡的她。因为喝了酒的关系,此刻她的脸色依旧酡红,醉眼。他很想扑倒她,狠狠地吻她,狠狠地要她,可她此刻带着些许的醉意,又睡着了,他要她,她也是神智不清,他不想在她神智不清的时候,夺走她的第一次。

  伸出爱怜的大手,爬在她的脸上,来回地摩挲着。

  摩挲了片刻,他才温柔地把她身上那袭紫色的长裙慢慢地褪掉,每褪一分,她的肌肤就暴露一分,他的动作便变得越加的迟钝,越发的艰难。

  真是磨人的任务呀。

  当裙子褪到了她的腰际,他的额上都冒出了汗珠,忍得真是辛苦呀。

  相比于八年前,她的身体发育得相当的完美了,那傲挺的柔软,吸走了他所有的注意力。

  褪裙子的动作暂时停了下来。

  他没有用手,只是用灼热的眼神在她的身上游移着,一寸一寸地吞噬她的肌肤。

  房里开着空调,或许是少主了衣物的遮掩让慕容妍觉得冷吧,她微微地颤抖了一下,她的颤抖把霍昊阳的神智拉了回来,他连忙把她的裙子完全脱掉,然后扯来一张薄被,包着几近全裸的她,大步地走进了浴室里。

  帮人洗澡,霍昊阳是第一次。

  帮女人洗澡,更是第一次。

  这个女人还是他最爱的。

  费了很大的劲,忍了又忍,他才把这件事做完。

  抱着慕容妍走出浴室的时候,他全身都是汗水。

  在洗澡的时候,慕容妍似乎醒了,或许是酒精作怪吧,她没有力气阻止霍昊阳帮她洗澡,又或许是信任吧,她后来还是闭上了双眼,任由霍昊阳把她自浴缸里捞起来,用薄被包着抱出了浴室。

  再一次把她放躺回床上,霍昊阳感觉自己要虚脱了一般,整个人覆压在她的身上,埋首于她的脖子处,放肆地吸着她浴后身上散发出来的香气。

  一会儿后,他翻身在她的身侧躺下,把她捞入了怀里,搂着她,闭上了双眼,却睡不着,心里在不停地默念着,忍住,忍住,霍昊阳,你一定要忍住,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这种情况下占有她,那样会毁了你在她心里的形象。她是那么的信任你呀。

  怀里的人儿,吐气如兰,柔软的身躯偶尔动一下,每动一次,都扯动着霍昊阳的**,让他的呼吸沉重,让他的身体紧绷,让他的脸色冷峻,让他真想狠狠地冲进她的体内,与她融为一体。

  儿时,他使坏,就和她同过床共过枕了。

  十五岁那年,她躺在树上的吊床午休,他也趁着她午休时和她共眠。

  那个时候,他和她都太年轻,想法不会过于复杂,现在不一样了,他们都成年了,他又是正常的男人,这样搂着心爱的女人入眠,对他来说就是最大的折磨。

  可是因为爱她,他又只能忍着。

  这个晚上,就是磨人的,就是考验他的自制力的。

  这端霍昊阳饱受折磨,那一端的宫磊也是备受煎熬。

  在慕容妍和霍昊阳离开之后,他再一次去了医院找雪儿,这一次他在医院里碰到了宫亦,兄弟相见,不再像以前那般亲近,反而如同仇敌相见一般,分外的眼红。

  虽然他很苦涩地叫了宫亦一声大哥,可他对宫亦的不满也载满了心头。

  他警告宫亦不要把慕容妍扯进去。

  宫亦却冷笑地告诉他:凡是他在意的,或者拥有的东西,宫亦都要夺取,毁坏,包括慕容妍。

  他气极,差点就在医院里和宫亦干起架来。

  可他想出手的时候,宫亦的保镖往他面前一站,那些保镖的身高和他一样,凶神恶煞的,他是不怕,可他自己一个人,一拳难敌四手,他只能忍了下来。

  掷下重重的警告,他气恨地离开了医院。

  回到慕容家,他有点烦燥地坐在大厅里喝着闷酒,等着霍昊阳把慕容妍送回来。

  可是一等便大半个晚上,外面依旧静悄悄的。

  茶几上摆放着好几个空瓶子,大厅里弥漫着浓烈的酒气,宫磊无力地靠在沙发上,仰着头,看着头顶上的那盏吊灯。

  霍昊阳没有送妍妍回来,傻子都能猜到他是把妍妍带回了无名庄园里,让妍妍留宿在无名庄园。一对恋人,一对正常的恋人,留宿会发生什么事情?

  宫磊的心揪痛揪痛的。

  霍昊阳终究是把他守护了八年的女人抢走了。

  他守护的八年,却敌不过霍昊阳回来的几天呀。

  妍妍,你可知道,在家里还有一个我在等着你回来?

  你就这是这样狠心的吗?我对你的情,你难道一点儿都不懂?

  每一次听着你叫我磊哥,你不知道我有多么的难受,得费多大的劲才能强装欢笑地应着你的一句句磊哥。

  我不想当你的哥哥。

  第一眼看到你,你那灵动的大眼撞入我的心房里,我就不想当你的哥哥。

  可我又不得不当你的哥哥。

  你是慕容家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就算你没有大小姐的架子,我也配不上你呀,我不过是无父无母的孤儿,不过是被兄长赶出家门,被你们家收留的可怜人。

  时间就像一把锋利的刀一般,在等待的宫磊心里划过一道一道的血口子,流着血,痛彻心扉。

  手不听使唤却是他心里最真实的反应,摸出了手机,按下了慕容妍的手机号码。

  电话一打便通。

  略略地坐正了身子,宫磊的心窜到了喉咙上,静等着慕容妍听电话。

  “什么事?”

  低哑深沉的嗓音传来,是霍昊阳的。

  宫磊的心倏地沉进了谷底。

  “霍昊阳,你混蛋,你要是敢占妍妍的便宜,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马上,马上,把妍妍给我送回来!”

  一股冷意,一股怒火,一股嫉妒,五分的醉意,让宫磊气急败坏地冲着手机那端的霍昊阳大吼着。他的修养,他多年的修养随着他这一声大吼,毁于一旦。

  “妍妍睡了。”霍昊阳淡冷地回他一句,对于他的大吼,霍昊阳无动于衷。

  他答应过妍妍的,不会再和宫磊针锋相对的。

  手机自宫磊的手里滑落。

  他的脑里只有一句话狠狠地袭击着他的神经,妍妍睡了。

  妍妍睡了。

  霍昊阳接的电话。

  他们发生了什么事情,他都能想到了。

  明知道这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妍妍爱霍昊阳,霍昊阳也爱妍妍,他们浓情蜜意的,会发生关系最正常不过了,可他就是觉得浑身发冷。

  手机自他手里滑落后,掉在了干净的地板上,地板的冷硬让手机摔成了两半,就像他的一颗心那般,被碎成了两半,腥血从中间涌流而出。

  头痛。

  这是饮酒的结果。

  无力。

  这是“妍妍睡了”这句话鞭打得他浑身无力的。

  苍白。

  心碎了,血色便自他的脸上滑去,让他的脸色显得苍白。

  宫磊痛苦地抱住了自己的头。

  他觉得他真的很可怜。

  年纪轻轻地就失去了父母,还没有从丧父丧母的沉痛中回过神来,又经历了大哥的反脸,把他赶出了家门,流落街头,遇到了慕容家的两位少爷,他得以被收留,从而认识了妍妍,爱上了妍妍,结果……

  老天爷呀,你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呀?

  外面,月光纯洁而柔美,星星默默地相伴着。

  这种良夜,对宫磊来说是讽刺的,是刺心的伤。

  无名庄园里。

  搂着慕容妍的霍昊阳,怎么也睡不着。

  怀里的人儿,总是会不经意地动一下,她动一下,他的身体就紧绷一分,他很想把她推离自己的怀抱,却又舍不得。

  此刻的他,一点也不比宫磊好过。

  就这样,他搂着慕容妍熬过了黑夜,迎来了黎明。

  在黎明时分,他才略略地浅睡了一会儿。

  黎明过去,清晨到来。

  窗外,初升的朝阳温和地洒在大地上,如同母亲的手那般慈爱,俯抚着大地万物。

  初秋的清晨,有着点点的露珠。

  院落里,树叶上,花瓣上以及小草的纤细身子上都可见细细点点的晶莹露珠。

  慕容妍睁开了双眼,心里舒服地想着,昨天晚上真的做了一个好梦,睡得真舒服,也很有安全感。她先后梦到了色狼(霍昊阳替她脱衣服),又梦到了洪水之灾(洗澡,事后她当成是洪水之梦),可她不怕,因为她也梦到了霍昊阳,霍昊阳紧紧地护着她,让她觉得在他的身边,她就能永远安全。

  这不是她的房间!

  睁开了眼,慕容妍第一个反应便是自己并不是躺在她的房间里。

  这是哪里?

  “醒了。”

  蓦然,低沉的,熟悉的男音传来。

  慕容妍倏地抬眸,她的头差点就撞上了霍昊阳的下巴。霍昊阳正低首,深深地看着她。

  霍昊阳……

  她……

  同一张床上?

  慕容妍的脸瞬间就燃烧起来。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同睡一张床,会发生什么事?

  脚趾头想都想得出来。

  她的第一次呀……

  她美好的第一次呀……

  慕容妍第一个反应就是她和霍昊阳昨天晚上肯定发生了关系,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酒后乱性。

  她又慌又乱又羞又红地推拒着还搂着她的霍昊阳,气急败坏地说着:“霍不悔,你怎么可以……趁我睡着了,就……呀,你干什么呀,放开我,重死了。”

  翻身把她压在身底下的霍昊阳用力地把她的双手捉住,甩压在她的身侧,眸子燃烧着浓浓的欲火,盯着她,低哑地说着:“趁你睡着,就怎样?”

  “我……”

  慕容妍说不完整一句话。

  她有点遗憾,有点生气,他们的第一次,竟然就在她睡着的时候发生了。

  昨天晚上,她梦到色狼,是他吧?是他在占她的便宜吧?

  她并不是气他夺走她的清白,迟早,她都会把自己完完全全地交给他的,她就是不喜欢两个人美好的第一次,是在她毫不知情的时候走过了,让她一点回味的记忆都没有。

  该死的红酒,该死的酒精!

  酒就是误事!

  听说酒量比她还要差的干妈,当年就是因为酒精的作怪,让干妈说了一句话,隔天就被干爹拐进了民政局登记领证了。

  当她第一次从干妈嘴里听到这件事的时候,她心里还在笑着干妈那般的精明,原来也有糊涂的事。都进了民政局,还傻傻地填表领证,干妈就不会不填表的吗?

  现在,她觉得自己也傻傻的。

  不知不觉就成了他的女人。

  “大家……做了……我一点记忆都没有。”红着脸,老半天,慕容妍才闷闷地吐出一句话来。

  闻言,霍昊阳剔了剔眉,闪了闪眼,却不说明。

  俯下头来,他故意在她的耳边吹着气,灼热的气息让她的脸色更加红,他哑声地说着:“你想有记忆,不如大家再做一次,如何?”

  “你……我……唔……”慕容妍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霍昊阳用嘴封住了红唇,半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昨天晚上她折磨了他一个晚上,现在她神智清醒了,还以为他们发生了关系,现在,他是时候向她讨回昨天晚上折磨他一个晚上的报酬了。

  慕容妍挣扎了几下,挣不脱他的手,甩不掉他的唇,她便放弃了挣扎,慢慢地回应着他的吻。

  她的回应让霍昊阳更加的疯狂,捉压住她手的大手松开了,开始在她的身上游移着,对她的身体,昨天晚上,他看过了,哪里最美好,他已经一清二楚。他大手所动之处,必定点燃起熊熊的烈火,把他以及她都焚烧起来。

  不知道是谁先动的手,也不知道是谁先脱谁的衣服。

  他们袒裎相对了。

  肌肤贴着肌肤,慕容妍感受到他灼热的体温。

  她红霞满面,如同盛开的桃花,媚眼如丝,吐气如幽兰,随着霍昊阳的挑逗,浅浅地低吟着。

  房里,浓情如酒,醉人心魂。

  “妍妍。”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慕容妍觉得自己快要被那烈火焚烧得爆炸时,霍昊阳忽然很严肃地叫着她。

  “嗯。”

  她疑惑地睁开了微眯着的双眼,看着他。

  下一刻,她弓起了身子,俏脸皱成了一团,强烈的痛楚袭来,席卷她所有的感官。

  本能地,下意识地,她想后退,想脱离这种痛楚。

  他扣着她的腰,不让她在这个时候退缩。

  细碎的吻,带着浓烈的爱,带着浓烈的吝惜,落在她的身上,慢慢地扫走了她的紧张,扫走了她的痛。

  接下来,慕容妍什么都想不到了,只觉得自己就像溺水的人,只能紧攀着霍昊阳沉浮。

  唯一让慕容妍想到的是:为什么第二次还会痛?

  巫山**后,彼此的气息平稳后,慕容妍非常不解地在霍昊阳的怀里仰起了泛着红潮的脸,问着:“不悔,昨天晚上,大家真的那样了吗?为什么这一次,我还会痛?”而且很痛。

  书上明明说过,只有第一次才会有痛楚的。

  霍昊阳低低地笑了起来,笑声中充满了宠溺,也散发着大灰狼的气息。

  搂紧她,满意地看着她身上到处都是他种下的草莓,他凑到她的耳边,低低地说着:“傻丫头,我昨天晚上根本就没有碰你。”

  闻言,慕容妍愣住了。

  随即,她的脸红得无法形容。

  霍昊阳坏坏的低笑声传来。

  她无措地埋首于他的胸前,贴着他滚烫的胸肌。

  她笨到了这种程度!

  还真够傻帽的。

  不过……她不想否认,她此刻的心其实是甜滋滋的,成了他的女人,从今之后,她是他的,他也是她的,他们再也不分彼此了。

  霍昊阳低笑过后便是轻声细语,说了很多缠绵动听的情话,说得最多的当然是他们的婚事。

  慕容妍什么也不说,窝在他的怀里听着他说。

  窝到早上七点多的时候,她才想到自己要上班,不顾身体的不适,她赶紧起床。

  “要不,我帮你向大哥再请一天假吧。”

  霍昊阳体贴地说着。

  女人的第一次都会不适的。

  “不用。”

  慕容妍直觉就拒绝了他的体贴。

  她可不想被霍昊天知道她和霍昊阳身心合一了。

  霍昊阳沉默了。

  二十分钟后,霍昊阳载着慕容妍离开了无名庄园。

  慕容妍还要回家换衣服。

  霍昊阳便先送她回家。

  到了慕容家,慕容妍想让霍昊阳先走,她自己等会儿再开车去上班,霍昊阳不答应,非要送她去上班,她只得让霍昊阳在别墅外面等她几分钟,她进屋里换回职业套装。

  一进院子,保姆就迎了出来。

  “大小姐,你回来了,磊少爷,他……他在大厅里等了你一夜。”

  保姆说完,略带责备地看了慕容妍一眼。保姆们都看出宫磊爱着慕容妍,偏偏慕容妍却把宫磊当成兄长,她们愿意看着两个人走到一起,谁知道大小姐心里的那个男人却杀了回来,而且那个男人相当的优秀,不管是哪一方面都远胜于宫磊少爷。

  磊哥?

  慕容妍快步地走进了屋里,果真看到宫磊正坐在大厅的沙发上,默然地看着茶几,茶几上摆放着好几个空了的酒瓶,厅里还弥漫着酒气。

  听到脚步声,宫磊反射性地站了起来,扭身,如闪电一般就掠到了她的面前。

  “妍妍!”宫磊站在她的面前,很想冲动地把她搂入怀里,告诉她,他等她等了一个晚上,也伤心了一个晚上,可他不敢,最终是无奈地把冲动压了下去。

  以前,他不敢向她表白,现在,他已经没有了机会。

  因为霍昊阳回来了!

  霍昊阳占据了她整颗的心。

  宫磊心里是悔恨的,悔恨自己错过了表白的机会。

  八年那么长,他都没有抓住机会,现在,他只能继续忍着痛,当她的大哥了。因为爱她,他不愿意让她难堪,不愿意让她纠结,他宁愿自己痛着,酸着,只要她觉得幸福便可。

  “磊哥,对不起。”

  慕容妍不好意思地道着歉。

  昨天晚上她没有回家,忘记打电话告诉宫磊了,害宫磊担心了一个晚上,这是她不对。

  “时间不早了,上楼换衣服吧,我送你回企业。”

  宫磊温和地说着,他的感情,他的心痛,他的一切一切都被他掩埋起来了,此刻他还像往常一样,只能看到他如同兄长一般对她的关怀备至。

  “不悔还在外面等着。”

  慕容妍歉意地答着。

  今天霍昊阳会送她回企业。

  听到霍昊阳的名字,宫磊的眼神沉了下来。他的眼神有一瞬间变得锐利无比,在慕容妍的脸上,身上扫视而过,锐利的眼眸捕捉到慕容妍脸上浅浅的娇羞红晕,心里又如同刀剜一般的痛。霍昊阳回来了,他连送她上班的机会都要被剥夺了吗?

  慕容妍没有想太多,更加没有发现他眼神的转变,越过了他,便上楼去换衣服了。

  看着她的俏影消失在眼前,宫磊心里苦涩地想着:女大不中留呀。

  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宫磊忽然转身,快步地走了出去。

  他走出了别墅,来到了霍昊阳的车前,敲着霍昊阳的车窗,在霍昊阳摇下车窗的时候,他狠狠地就是一拳挥去。

  霍昊阳偏头,躲开他的一拳,并且快速地捉住了他来不及缩回去的拳头,冷冷地看着他,抿着唇不说话。

  不想和宫磊针锋相对,霍昊阳只有沉默。

  “霍昊阳,你混蛋!”

  宫磊低吼着,脸上压抑的痛楚及嫉妒在霍昊阳的面前,是那般的明显。

  霍昊阳冷冷地看着他,依旧抿唇不语。

  “你要对妍妍负责!”

  宫磊咬牙切齿地再一次低吼着。

  “我自然会对妍妍负责到底的。”霍昊阳总算开口了。

  只要慕容俊夫妻二度蜜月归来,他就会向他们求亲,他要和慕容妍结婚,哦,不,妍妍说了,先订婚。

  先订婚就先订婚吧,她的意思,他顺从,哪怕他很想一步就走进结婚礼堂。不过想到他们的年纪还是太轻,还是好好地享受一下恋爱的甜蜜再走红地毯吧。

  “我要你向我保证,你以后只有妍妍一个女人,只爱妍妍一个人!”宫磊虽然恨不得把霍昊阳撕了,他还是像个大哥哥一样,逼着霍昊阳给他一个承诺。

  霍昊阳打开了车门,下了车,站到了宫磊的面前,他迎视着宫磊如刺一般的眼神,沉冷地应着:“你放心,我霍昊阳终穷一生,都只爱妍妍一个女人,我会疼她,爱她生生世世!”

  妍妍把宫磊当成了大哥,宫磊此刻的表现也像一个大哥,他不介意在宫磊面前承诺。

  不管他有没有承诺,他的心里都只有妍妍一个人。

  否则他也不会在分离了那么多年,还要回来找她。

  “你最好说得出做得到,否则就算妍妍会痛苦,我也会把她从你的身边抢过来!”

  宫磊低冷地迸出话来。

  霍昊阳脸色严肃至极,他阴冷地应着:“你绝对不会有这个机会的!”

  他的妍妍,他的女人,除了他之外,谁都不能染指。

  “你们在说什么?”

  换了黑色的西装裙,拿着手袋走出来的慕容妍看到两个人面对面,气氛似乎不太对劲,担心两个人会发生战争,她赶紧走了出来,插上话。

  “没说什么。”

  让慕容妍错愕的是,宫磊和霍昊阳竟然一致地回答着。

  “妍妍,既然你有骑士护送你上班了,那磊哥以后就轻松了,快上车吧,马上就要迟到了。”宫磊神情恢复得很快,他像往常一样笑着对慕容妍说。

  “我就知道平时让你送我上班,你是不愿意的。”慕容妍冲着宫磊扮了一个鬼脸,故意歪曲事实,戏谑着。

  “原来,你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宫磊也戏谑地笑着。

  他替她拉开了车门,把她就往车里塞去,又体贴地替她系上安全带,才关上了车门,看向霍昊阳的时候,神情变得淡冷,叮嘱着;“路上小心点,这个时间是上班的高峰期。回来得很那么匆忙,妍妍应该没有吃早餐吧,在外面替她打包一份早餐。”

  “知道!”

  对于他的碎碎念,霍昊阳回了两个字,然后钻进了车内,开车离去。

  一路上,慕容妍似乎在想着事情,一句话也不说。

  霍昊阳一边开着车,一边透过车后镜注视着她的神情。

  在露过金凤凰大酒店的时候,他替她打包了一些食物,让她当成早餐,他自己却腹空空如也,只想到她饿,忘了自己一样也饿。

  到了千寻集团的时候,已经过了八点。

  慕容妍迟到了。

  “都是你害的。”

  迟到了,慕容妍在下车的时候,低低地抱怨了霍昊阳一句。

  霍昊阳只是宠溺地笑着把打包好的早餐递给了她。

  慕容妍接过了装着好几盒早餐的袋子,从里面取出两个快餐盒,摆放在他的车头上,柔声说着:“你也没有吃早餐,这两盒是给你的,记得吃哈。”

  “嗯,知道了,快进去吧,中午我来接你吃饭。”

  慕容妍朝他挥手道再见,然后走进了企业。

  反正迟到了,慕容妍也懒得像平时那般飞跑进企业了。当她走进办公大厦的时候,前台的接待文员拿了一大束的鲜花叫住了她。

  “慕容助理,这是一位先生送给你的花,让我转交给你的。”

  那位接待文员说完便把那一大束的鲜花递给了慕容妍,脸上虽然堆着职业式的微笑,慕容妍还是发现了那位文员看她的眼神带着点点不满。

  慕容妍疑惑地接过了那束鲜花,是谁送的?

  她翻看了一下,在鲜花里面找到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行苍劲有力却非常潦草的字:鲜花衬佳人。宫亦。

  宫亦?

  那个给她感觉是个阴险小人的宫亦送花给她?

  那话还带着点点的暧昧。

  “那位先生还说中午来请慕容助理一起吃午饭,慕容助理,你的桃花运全企业最旺的。”接待文员取笑着,其实是在暗骂慕容妍有了霍昊天这么优秀的男友,还要勾引其他男人。先是前段时间出现的帅气男子,现在又是一个一看就知道是有钱人的男人。这般的不知足,要是换成她们,有一个霍昊天,就非常的知足了,哪里还会和其他男人纠缠不清。

  慕容妍听出对方话里带着不满,她不说话,拿着鲜花越过了那位文员,向电梯口走去。

  走到电梯口的时候,却是毫不犹豫地就把那束鲜花丢进了电梯口旁边的垃圾箱里。

  不管宫亦带着什么样的心思送花给她,她都不会要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