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23 杠上

023 杠上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8045更新时间:2014-10-14 07:38:30

   两辆黑色的轿车护着一辆白色的兰博基尼缓慢地驶进了豪庭花园。

  坐在兰博基尼后座的倪雪儿靠着车窗,静静地看着豪庭花园的风光从车外一掠而过。这座别墅花园区是T市豪门集中区,住在这里的人都是有钱人,霍家夫人蓝若希的娘家就是在豪庭花园里。

  宫亦在她的身边,看着她,抿着唇不语。

  他的视线阴沉中又透着几分吝惜,从她的脸上滑落到她的小腹处,又从她的小腹处回到她的脸上,数次,他动了动唇,想说什么,最终是什么也没有说。

  雪儿在医院住了一天一夜的院,今天一大早,宫亦到医院替她办了出院手续,在医生叮嘱要让她多多休息,及补充营养的话中,宫亦带着她走出了医院。

  “大家去哪里?”

  车内的沉默被打破了,雪儿幽幽地问着,眼睛还是对着车外。

  她的脸色并没有好看多少,还有着苍白。

  “我在这里买了一栋别墅,可以当成大家在这里的家。”宫亦温淡地答着。

  家?

  雪儿笑,笑得比哭还要难看。

  她有家吗?

  家,给她的感觉是充满温暖的,是可以遮风挡雨的,是在外面受了委屈后,可以得到安慰的地方,可她回到的是什么样的家?是带给她希翼,又带给她绝望,是带给她爱,又带给她痛的地方,这样的地方,怎能称为家?

  看到雪儿那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宫亦的心一痛,最终是心软地把她带入了怀里,轻拍着她的背,低柔地说着:“雪儿,对不起。”对不起三个字,包含了太多的内容,有着让她打掉孩子的愧疚,有着他不能娶她的愧疚,有着他利用了她的愧疚。

  在说这三个字的时候,宫亦的脑海有短暂间的清明。

  为了复仇,他似乎失去了太多东西。

  父爱,兄弟之情,现在连他的爱情也要被他丢弃了,有时候他脑海清明的时候,他都忍不住反问着自己,自己这样下去,是否值得?如果有一天他真的把亲兄弟宫磊整死了,他是否真的有复仇的快感?

  那个女人已经被他整死了,连带着他那个负心的,无情的父亲。

  说句良心话,宫磊也是无辜的。

  在宫磊十八岁之前的那段岁月,他在假装疼爱宫磊时,其实也倾注了他真正的感情。自己看着长大,带着长大的弟弟,他真的要将弟弟推正地狱的大门吗?

  要!

  因为那个女人最疼爱的便是宫磊。

  自从她生了宫磊之后,她和父亲的眼里都只有宫磊,父亲有时候对他都不待见了,要不是他聪明,懂得利用宫磊,假装疼爱宫磊,一点也不记恨那个女人及父亲,他也不会有机会报仇。

  那是他的家呀。

  那是他母亲花了将近十年的岁月去经营的家呀,就这样被人生生地抢走了。

  他还听老佣人们说过,父亲当初并不能继承宫氏财团的,是母亲的娘家鼎力相助,父亲才能继承宫氏财团,想不到父亲过河抽板,掌控了宫氏财团之后,无情出手,削掉了家族成员的权利,吞了他们的股份,让宫氏财团成了他一人执掌,更暗中打压母亲的娘家,在母亲自杀的前一年,他的外婆家已经破产了,成了穷途末路的豪门败户,外公外婆先后去世,几位舅舅债台高筑,远逃于海外,父亲再出轨,还有谁可以替母亲讨还公道?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宫磊的母亲所害。

  他恨!

  这恨,让他从当年的七岁熬到了现在的三十四岁,整整二十七年的恨意,让他怎么能放下?

  对雪儿,他有爱的。

  但被他埋在了心底。

  他现在只想着如何让宫磊痛苦,如何报复宫磊才能让宫磊活不下去。所以,他不能把自己对雪儿的爱表白出来,也不能让雪儿生下他的孩子,因为他要借助慕容家爬上A市商界第一人,就像他的父亲当年那样,借着母亲而接管宫氏财团。

  慕容妍在他的眼里,除了身份及价值之外,都是不及雪儿的。

  他想着,等他的野心达到了,他会给雪儿一个身份的。

  慕容妍,不过是他的一个踏脚石。

  雪儿在他的怀里略略地挣扎着,他对她总是这样,狠狠地甩她一巴掌后再给她一颗糖吃。

  “别动,让我好好地抱抱你。”宫亦低哑地说着。

  眉梢上染着雪儿看不到的痛苦。

  “亦……”

  雪儿叫了一声,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贪恋着他此刻对她的在乎,对她的温柔。

  她就是贱命呀,他对她不曾给过任何承诺,她却飞蛾扑火一般地深深地爱上他,爱得如同刻骨一般的深,哪怕在他让她打掉孩子,她心痛了,她对他的爱还是如昔呀。

  有时候,她觉得自己的爱特别的卑微。

  或许是自小便成为孤儿,要靠着别人的施舍过日子吧,养成了她现在这种卑微的心性。

  她其实很想开口向他请求,请求他不要把慕容妍扯进来,不要利用慕容妍来报复宫磊。她喜欢慕容妍那个女孩子,哪怕两个人相处的时间很短,她也被慕容妍身上流露出来的平和吸引住了。她不希翼宫亦的仇恨把这样一个好女孩扯进了痛苦的深渊里。

  她一个人痛苦,就够了!

  谁叫她爱着宫亦,宫亦痛苦,她便陪着。

  可是话到了嘴边,她却无力说出来。

  她的份量,她在宫亦心里的份量哪能改变宫亦的决定呀。

  她连自己被当成了棋子的命运都无法改变,说到底,宫亦对她的温柔都不是爱呀。

  如果真的爱,他怎么舍得这般的对她?

  恨,真的那么重要吗?

  他已经把他的父亲及继母整死了,难道还不能让他的恨消减吗?

  宫亦在和雪儿缠绵的时候,曾经把他在父亲的车上做了手脚,制造了车祸,让父亲及继母死于非命的秘密告诉了雪儿。

  雪儿在震惊之余,看到他脸上错综复杂的表情,却心痛了。

  他应该也是痛心的,毕竟一个是他的父亲呀,血脉相边,就算恨再深,也断不了血缘关系。

  因为她的软弱,因为她的爱,她选择了包容他的过错,替他保守秘密至今。如果她有正义感一点,把这个秘密捅到警察局里,他就要为此付出代价。

  她没有正义感!

  所以,她受到了老天爷的惩罚,怀了他的孩子,他却要求她打掉,还利用她见到了慕容妍。

  “什么都别说,好吗?”宫亦低首,温柔地凝睇着她,低柔地说着。

  雪儿的心一软,无力地偎在他的胸前。

  他就是她的劫呀。

  车,把两个人载到了一间占地过五百坪的别墅里。

  下了车,宫亦温柔地扶着雪儿下车,指着小院落对雪儿说道:“这里,你喜欢吗?”

  雪儿环视了一下院落,又看着宫亦,不敢说话。

  她不知道自己在这栋别墅里又扮演着什么角色。

  她对地方不太挑剔,能住便可。

  “来,进去吧。”

  宫亦闪烁着眼神,眼神泛着愧疚及狠意,他温柔地拉着雪儿走进屋里去。他的温柔原本是雪儿最渴望的,可是此刻,雪儿却觉得他的温柔带给她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总是不真实,不像以往那般是发自内心的疼惜。

  屋里有人。

  几名穿着医生的白色褂的中年妇女以及粉红色护士装的年轻女人站在大厅里,一名看似管家模样的男人迎上前来,恭恭敬敬地对宫亦说道:“亦少,人找来了,这些人都是妇产科一流的医生及护士,不会让雪儿小姐有危险的。”

  雪儿马上全身紧绷,脸上的血色迅速地退去,她意识到了什么,转身就想走。

  “雪儿。”

  宫亦的大手却像灵蛇一般缠上了她的腰肢,把她搂住,带到沙发前坐下。

  “亦,这是你的孩子!”

  雪儿苍白着脸,死死地抓住宫亦的大手,红着眼,泪水开始不听话地自她的眼里滑落。

  他把她从医院里接回来,原来是为了让人替她打掉孩子。

  他说过了,让她打掉孩子,她舍不得,没想到,他却要强制性地替她打掉孩子。他,难道真的没有了心,没有了爱吗?满心只有仇恨?

  这是他们的孩子呀,流着他们的血,他就是这么狠心的吗?

  “雪儿,你不听话。”

  宫亦温柔地替雪儿拭去泪水,温柔的声音泛着的全是冷意,听在雪儿的耳里,让她全身冰冷。

  雪儿摇着头,泪水横飞。

  心,在这一刻被他狠狠地划上了千万刀。

  为了报复,他终究要牺牲他们的孩子。

  “雪儿,等我的心愿了,大家会结婚的,以后,大家还会有孩子的。”宫亦搂着她,温声细语的。

  雪儿笑,笑得痛彻心扉。

  结婚?

  他在伤了她之后,竟然还能说出这句话来。

  他是打算利用慕容妍报复了宫磊之后,再把慕容妍甩掉,然后再娶她吗?那种补偿,是用她孩子的生命换来的,她能安心吗?

  想起自己打小便在孤儿院里长大,吃不饱,穿不暖的,总是幻想着父母的爱,总是想着自己长大成人,当人家的父母时,一定要好好地疼爱自己的孩子,给孩子一个温暖的家,把她享受不到的温暖加倍倾注给她的孩子。

  可是现在,她连她的孩子都要保不住了。

  “亦,求求你,不要伤害孩子,不要伤害他……”泪水如断线的珠子一般滑落,雪儿泣不成声了。

  她真的不想失去肚里的孩子,哪怕他不想要,可她想要呀,这是她身上的肉,是她的骨血呀。

  他可以心狠,他可以无情,她不能!

  宫亦松开了搂着她的大手,自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了大厅的窗前,背对着哭泣的雪儿,掏出烟,点燃了烟,狠命地吸着。

  像个泪人儿一样的雪儿,看到了一分的希翼,她急急地跟着站起来,走到了宫亦的身后,乞求着:“亦,不要伤害孩子,求你了,不要伤害孩子。”

  宫亦不出声,只是闷闷地抽着烟。

  半响,他转过身来,向那些医生护士使了一个眼色,那些医生护士意会,向雪儿走过来。

  雪儿心死了。

  这就是她爱的男人!

  一扭身,雪儿绝美苍白的脸上有着少见的决绝,不等那些医生护士走过来,她发疯一般冲撞到不远处的墙壁上,撞墙自杀。

  既然她没用,保护不了自己的孩子,那她就和孩子一起死吧!

  “啊!”

  众人惊呼。

  “雪儿!”

  雪儿在沉进无边的黑暗时,听到的是宫亦痛彻心扉以及无比慌乱的呼叫。

  ……

  黑帝集团。

  霍昊天大摇大摆地走进了位于六十楼的总裁办公室,让人意外的是他手里拿着一大束鲜花,而且那束鲜花竟然还是慕容妍刚才丢进垃圾桶里的,就连那张纸条都还在。

  从他进入黑帝集团开始,大家好奇的目光就跟着他转,都很好奇这位堂堂的霍家太子爷,要把花送给谁。难不成是他看中了黑帝集团的哪一个女人?

  霍昊天一点也不在意别人好奇的眼神,拿着鲜花把秘书丢下,连门也不敲,撞进了霍昊阳的办公室里,把那束鲜花掷到了霍昊阳的办公桌上。

  霍昊阳抬眸,淡冷地看着他。

  霍昊天双手撑放在办公桌上,似笑非笑,又带着看戏的味道,说着:“我亲爱的表弟,怎么不看看呀,这花,很美呢,配妍妍这位佳人,挺适合的。”

  闻言,霍昊阳沉下了脸。

  不过他并没有发作,而是顺着霍昊天的话,抄起了那束鲜花,从花束里拿出了那张纸条,当他看完了纸条的内容时,脸色慢慢地变成了黑锅。

  宫亦竟然敢送花给他未来的老婆大人,这不是公然跟他抢妻吗?不要命了?

  上次的事情,他的警告没有起到作用?

  霍昊天好整以暇地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调侃着:“不悔呀,你要是没有能力霸占妍妍,不如还是交由我来吧,我保证比你给力一百倍的。”

  他话音一落,数本文件夹带着狠意,狠狠地砸到他的身上,头上,就算他反应很快,躲闪了,还是中了标,被一本文件的硬夹砸到了脸,他连忙摸着被砸中的俊脸,依旧笑着:“不悔,你下手这般狠,要是伤了你大哥我俊美无铸的俊脸,怎么办?你把你的脸赔给我吗?你大哥我还要靠着这张脸游戏花丛呢。”

  他才说完,又是一阵文件雨向他砸来。

  霍昊阳的脸几乎变成了绿色。

  他实在想不明白,多年不见的大哥,怎么会变成了多面人,每次见面都是不同的性子,时而沉稳,时而阴沉,时而霸道,时而温和,时而玩世不恭,时而像个无赖,时而像此刻这般是个自大狂。

  大哥说什么游戏花丛?

  他怎么没有看到过大哥游戏花丛,这么多年来,除了妍妍,大哥的身边半个女人都没有,还花丛呢,草丛倒是差不多,因为千寻集团挺多年轻有为的男管理,身为千寻集团接班人的霍昊天每天就是在那些人的身边游戏人生。

  冷不防,霍昊阳站了起来,出手如电,一把捉住了霍昊天,揪着霍昊天的衣领,把霍昊天扯近前来。

  他粗暴霸气的动作,霍昊天半点反抗都没有,反而饶有兴趣地注视着他。

  这厮绝对不是凡尘俗子!

  这样子被人揪着了,还一副兴趣满满的样子。

  霍昊阳在心里狠狠地腹诽着。

  “大哥,告诉我,你对妍妍到底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你是否……爱妍妍?”霍昊阳非常严肃地问着。

  霍昊天的心太难捉摸了,初看,他对妍妍就像兄妹一般,是兄妹感情。可是霍昊天有时候的话,又不得不让他深入探究,他害怕霍昊天其实也像他一样深爱着妍妍,只不过霍昊天不愿意和他成为情敌,所以才会隐下真正的感情。

  霍昊天轻轻地拍了拍他揪着自己衣领的大手,在他放手之后,他慢条斯理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装外套,也理了理领带,然后也很认真地答着:“如果我对妍妍有着男女之爱,你以为她还能这样等你八年吗?早在她成年时,我就把她吃干抹净占为己有了。”

  他爱妍妍,但那种爱不是男女之爱,而是兄妹之爱。

  有时候,他玩世不恭,是容易让人误会,不过他自己的心,他最清明。

  他渴望有一个妹妹,可惜老妈子只生了一个性格和他差不多的弟弟给他,弟弟现在还在读大学,不是寒暑假都不会回家,他又要忙于企业,没有太多时间去和弟弟兄友弟恭的,只能把自己的手足情奉献给妍妍了。对妍妍这个妹妹呀,他是疼入骨的,但他真的向天地神明发誓,他对妍妍没有男女之爱!

  “不是因为你我的兄弟情,不愿意和我成为情敌而让步?”霍昊阳还是很严肃地问着。

  霍昊天笑着:“不悔呀,看来十八年的分离还是会拉开距离的,我的人,你看来还是没有摸清楚呀,如果我真的对妍妍有着男女之爱,你以为我会顾及兄弟情而让步吗?别忘了,这十八年来,陪在妍妍身边的人是我,就连宫磊都陪了她八年,而你呢?你陪了她几年?真有男女之爱,打死我,我都不会让步的。”

  霍昊阳放下心来,他绕出了办公桌,狠狠地拥抱了一下霍昊天,沉沉地说着:“好兄弟!”

  “好了,你们就不必拘泥于浅肤之情了,你打算怎么做?宫亦可不是个简单的情敌。还有,你最好调查一下妍妍昨天差点撞上那个女人的真正真相,我有直觉,这是宫亦的一个阴谋,阴谋的真正指向嘛,当然是宫磊了。”

  宫磊对妍妍的在乎,他们都是有目共睹的。

  自己亲亲的大哥要追求妍妍,不管结果如何,对宫磊来说都是一种折磨,一种伤害。

  “我会的。”霍昊阳冷硬地说着。

  老虎不发威,还真当他是病猫了。

  他刚回国,刚接手黑帝集团,又忙着和妍妍增加感情,外界的人对他是相当的不了解的,也因为如此,才让宫亦轻视他。

  不过这样也好,宫亦轻视他,他的打击才能让宫亦措手不及。

  “如果需要帮忙的话,你尽管开口,我想在这里,我的势力暂时比你强少许。”霍昊天义气地说着。“不用了,我自己就可以。”

  霍昊阳拒绝了霍昊天的义气,他相信他有这个能力打败宫亦。如果他无法打败宫亦,他拿什么去爱妍妍,拿什么去护着妍妍。

  霍昊天也不勉强他接受自己的帮忙,他也相信霍昊阳有那个能力。

  坐了一会儿后,霍昊天便告辞而去。

  等到霍昊天离开了,霍昊阳马上按下了内线电话,吩咐着那位差点就因为鲁顺英而滚蛋,最后在妍妍的求情下才被留下来的秘书:“让周总,王总来见我。”

  不等秘书应答,他就挂了电话。

  片刻后,黑帝集团的两位副总一前一后走进了总裁办公室。

  办公室大门在两个人进入后被关上了,隔绝了外面所有的探视,谁也不知道霍昊阳吩咐两位副总做什么事。只知道两位副总走出总裁办公室的时候,一副雀雀欲试的样子。

  两位副总离开后,霍昊阳不再办公,而是走出了办公室。

  坐着电梯下到了一楼,保护他的两名保镖迎了上来。

  “少主,去哪里?”一名保镖一边替他拉开车门,一边恭恭敬敬地问着。

  霍昊阳没有马上回答保镖的话,在他钻进了车内之后,才沉声吩咐着开车的那名保镖:“前往中环路二十九号合家乐大商场。”

  “是,少主。”

  保镖二话不说,马上发动引擎,把车开动,开出了黑帝集团,驶入了外面的公路上,前往中环路二十九号的合家乐大商场。

  合家乐是一间大型商场,一共七层,俗称七层楼。

  中环路算是一条旧街道,这条路两边的楼房都是住房,居住在这里的人大都是生活一般的本地人,或者是外来人员,不过人数很多,所以这里的商铺生意也很好。合家乐是这里众多商铺中最具规模的,生意是最红火的,每天来这里购物的人多得如同过江之鲫,不过最吸引人的是,这里的服务员全都是清一色的男人,而且收银员全是年轻的帅哥,因此吸引了很多其他地方的人前来购物,或者说那些人大都是冲着帅哥来的。

  附近的居民又戏称合家乐是男人商场。

  霍昊阳的车很快就到达了合家乐商场。

  下了车后,他走进商场,先是找到了一楼的经理,在一楼的经理耳边低低地说了一句话,便见那位经理马上对他毕恭毕敬的,带着他和两名保镖悄然地离开一楼,坐着管理专用电梯直上七楼的总经理办公室。

  那位总经理已经事先得到了通知,早已经站在电梯口迎接霍昊阳了。

  在霍昊阳走出电梯的时候,那位看上去三十多岁,五官端正,身材魁梧,显得精明能干的总经理马上恭恭敬敬地叫着:“少主。”

  霍昊阳越过他,脚下步伐如风,一边向总经理办公室走去,一边沉冷地吩咐着:“除了你,其他人都不准进来。”

  “是。”

  那位总经理连忙应着,然后示意一楼的经理离开,霍昊阳的两名保镖在办公室门前停下来,分左右两边站着,如同门神一般。

  总经理快步地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心里在忐忑着,闻听少主到了中国已有近十天时间,一直没有和他们联系,今天忽然大驾光临,不知道是有任务吩咐还是下马威?这位少主,他们都听说了,挺会整人的。

  外人眼里的合家乐大商场,其实就是烈焰门设在这里的一个暗堂,是当年黑帝斯娶了霍东燕之后,秘密设立的,除了黑帝斯及身为少主的霍昊阳之外,其他人都不能驾驭这个暗堂。烈焰门里,知道有这个暗堂存在的人更是寥寥无几,可以说这个暗堂是专门为门主及少主服务的。商场里所有服务员都是堂里的成员,各有所长,个个都是烈焰门的精英。

  霍昊阳走进了总经理办公室后,径直就坐在了那套沙发上,冷冷地看着跟着走进来的总经理,沉声问着:“姓名。”

  “万长青。”

  “我想知道你的办事能力。”

  霍昊阳睨睇着万长青。

  万长青马上恭敬地答着:“少主请说。”

  霍昊阳扭头扫了一眼办公桌,万长青意会,几步走到了办公桌前,拿了一支笔,一张纸,然后走回到沙发前,把笔和纸递给了霍昊阳。

  霍昊阳接过笔和纸,飞快地在上面写下了两个字,然后递给了万长青,沉冷地说着:“我要这个人完完整整的资料,只要与他有关的事情,无论大小,一件不能漏。”

  万长青接拿过那张纸,看到上面写着“宫亦”两个字,他不说话,扭身就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在他的笔记本电脑上操作着。

  他那台电脑,既掌控着合家乐,又是收汇百家消息的好工具。

  “少主,同名同姓的人很多。”

  片刻,万长青沉声说着。

  “A市,宫氏财团。”

  霍昊阳惜字如金,只说了几个字,多一个他都不愿意再说。

  不过对于万长青来说,有这几个字足够了。

  万长青启动自己的信息网,开始搜查着宫亦的相关资料。

  霍昊阳一直坐在沙发前,抿唇不语。

  半个小时之后,万长青才把与宫亦有关的所有资料及事情打印出来,有十几页那么多。他把整理好的纸张拿起来,绕出办公桌走回到霍昊阳的面前,把资料递给霍昊阳,讲解着:“少主,这个人防护能力也非常的强,很多与他有关的事情都被锁住或者加设了密码,查起来花费不少时间。”

  以烈焰门强大的信息网,一般要查探一个人,最多就是数分钟时间,就能把人家的祖宗十八代都挖出来。万长青查宫亦却花了半个小时,可见宫亦的防护能力相当的强。

  霍昊阳接过了那十几页的资料,然后细细地看了起来。

  等他看完之后,便把资料递给了万长青,吩咐着:“烧掉它。”

  “是,少主。”

  万长青接过资料,走到一旁去,找来一个打火机,把资料点燃烧掉,那些灰烬被他细心地用纸巾包起来丢进了垃圾箱里,除了地板留下一片黑色之外,再无任何痕迹。

  “八年前,宫亦父母发生车祸,夫妻当场死亡,随即宫亦完全掌控宫氏财团,三天后把其同父异母亲弟弟宫磊赶出家门,前后反差太大,不正常。”

  霍昊阳低沉地说着。

  万长青接过他的话:“少主的意思是让属下查明车祸真相?”

  “嗯。”

  霍昊阳嗯了一声。

  宫亦惹上他,那是自寻死路。

  站起来,霍昊阳往外面走去。

  “少主什么时候要?”

  “越快越好!”

  “属下送少主下楼去。”

  “不用,引人注目。”

  霍昊阳走出办公室,两名保镖马上跟随着,虽然他才带着两名保镖,排场不大,但天生的王者风范却展露出淋漓尽致。帅气的外表,俊挺的身材,王者气势,他本身就具备了引人注目的资本,要是再让万长青送他下楼,那么他的身份就会引人猜测。

  万长青只能在电梯前止步。

  离开合家乐商场后,霍昊阳看看时间,已经临近中午了,他干脆不回企业了,而是吩咐保镖直接开车到千寻集团。

  霍昊阳的车座与三辆车同时到达千寻集团,那三辆车有两辆是黑色的轿车,一辆是兰博基尼,两辆轿车一前一后,兰博基尼在中间,形成了相护。

  坐在兰博基尼车后座的人便是宫亦。

  他手里还拿着一大束的鲜红玫瑰,数量估计是九十九朵。

  相对于宫亦的排场,霍昊阳这个堂堂烈焰门的少主,显得逊色多了。

  霍昊阳和宫亦同时看到了彼此。

  两个人又同时打开了车门,钻出了车外。

  论排场,宫亦强,论身高,霍昊阳强,论帅气,霍昊阳强,论气势,一个冷冽,一个阴沉,似乎不相上下。

  总结一句,霍昊阳比宫亦强!

  还未真正交手,刚碰面,彼此的眼神便霹雳大战起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